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睡前童话】主公嘴馋怎么办(烛压切)

深夜放毒😏😏😏😏伊斯兰教小天使们请避雷😘😘😘

长谷部的新主公,是个漂亮的中国姑娘,平日里很少缠他,总是跟着烛台切的身后妈妈妈妈的喊,要各种手作小吃。

明明他也是个很有魅力的大哥哥,为什么主公就不会跟他身后转,长谷部想不明白,吃的魅力难道真的那么大?

烛台切看老朋友不开心,做了几个烤饭团送过去,表面焦香内里是清甜的梅子,长谷部还没伸手就知道自己输惨了。

“背着我们吃好吃的!”屋里钻出来穿着白大褂的小孩,“给我也来一个。”

长谷部看烛台切递个盘子过去的时候刚想骂药研不懂事,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给药研吃的一直是茶泡饭配小黄瓜小萝卜,而对方从来没抱怨过。

“男子汉重义气不重吃,压切长谷部别想太多,”药研白了长谷部一眼,“烛台切我以后就和你混了。”

说好的重义气呢?!

烛台切喝了口茶笑着撵走了馋嘴的小孩子,药研最后那句话要是被腹黑老草莓听见可是要决斗的,四花太刀发起火来他可没法收场。

“我决定了,要学做主公喜欢的食物,请你帮助我!”长谷部一本正经的鞠躬,吓了烛台切一跳。

“好……做什么?”

“就主公家的哈尔滨美食锅包肉吧!”长谷部一脸的热血沸腾。

烛台切愣了愣,他没想到长谷部会较真到去查主公家的特色小吃,不过这没关系,距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

猪里脊薄切成大片,肉质纤维横切更容易咬断,能够真的用在锅包肉上的肉并不多,粉粉的趴在砧板上招摇。

至于煨肉的程序,长谷部在调味上犯了难,烛台切从他身后伸出来一只手,一点点盐两勺料酒,混上水淀粉抓匀。

土豆淀粉和玉米淀粉2:1调好直接倒在煨好的肉里,继续抓匀,显得干燥而微微晶莹,就要下油锅了。

“要帮忙切葱和香菜么?”烛台切问。

“嗯……你看着就好,我要赢回主公的心。”长谷部飞快运刀切着葱丝,好多年前自己被用来斩无辜者成了一生的污点,现在的他为了主公的疼爱洗手作羹汤,听起来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锅里的油已经是七成热,扔个小面点进去,油锅里慢悠悠的冒着泡,长谷部快速把肉片下进去,看得门口几个好事的人叹为观止。

“外表脆了就捞出来,”烛台切不顾厨房的闷热盯着油锅,“一会儿还得炸一次。”

“啰嗦。”

一漏勺下去,肉片噼噼啪啪扔进铁盆里,焦香四溢,一只戴着黑色手套的小手伸进来想偷一块,被一个连帽衫飞快扛出去,不为别的,肉还没熟。

油温八成热,下进去的肉片从金黄变得微微焦香,飞快捞出来,油放凉回收继续炒菜用,胡萝卜炒软放葱丝爆香,调成大火手忙脚乱的时候,烛台切把调好的糖醋汁直接倒进锅里。

“冰糖磨细混上白醋一比一,我刚才做的,就知道你会忙不过来。”烛台切笑的温柔让人无法生气。

炸焦香的里脊倒进去翻匀,香菜段扔进去,美观又不破坏营养。

糖浆包裹的焦香肉片金黄油亮,配上白色葱丝和胡萝卜香菜,色彩丰富酸甜气息直往鼻子里钻,长谷部几乎是跑着把盘子端过去的。

“我中午就吃的锅包肉,腻死了,你拿去给想吃的人吃吧。”主公撇撇嘴,直到长谷部走出去才咽着口水叫外卖。

想吃的人……粟田口小夫妻就不用说,躲在角落一双金色一双紫色的锃亮眼睛有点吓人,不过确实是有个人应该尝尝,并且也想让他尝尝。

“烛台切……你尝尝好么,我做的,应该给你。”

“我可能会一下子都尝光!”

“那也没关系,只要好吃,”长谷部红着脸,“这可是主公吃剩下的哦!”

“我知道,其实主公不喜欢酸甜的东西,”烛台切嚼着,“所以我就饱了口福啦!”

“嗯……”

被迫不喜欢酸甜口味的主公也不知道那个试菜的晚上厨房二人组都说了什么,总之她心里很清楚,那道菜即使是长谷部做给自己,一定也是烛台切才能尝出来美味。

评论(124)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