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主公已报警】大姨妈催婚记(CP多)

一药,三日鹤,鲶骨,烛压切,社交障碍组,注意避雷哦小天使们❤


我是个不靠谱的主公,最近我大姨,也就是我妈妈的姐姐,发愁儿子找对象的事,这哥们儿都29了连个对象都没有,身高187高学历是高中物理老师长得还不错,他同学孩子都有了,这位大神所到之处处处逼婚,处个对象是女的就行,被念叨的跑我家住几天。

表哥愁眉苦脸的在我家当苦力只求收留几天,我倒是无所谓,自认为表哥还没到结婚的年纪着啥急,可是人家说在我大姨妈眼里,他就是别人挑剩下的那个。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脑子就不大正常,表哥竟然想到了说自己性取向为男性逃避,全家愁的崩溃,只有我一蹦三尺高。

资深腐女的我早就修炼的路边两棵树都能分得清攻受,我家本丸还有一堆单身狗呢,瞒着我哥随便拉扯一个撮合不就得了。

“全体集合!发钱啦!”我扯着表哥进本丸嗷的一嗓子。

“你最近没钱啊……”表哥一脸无语,“这不是骗人么。”

“不然一个人都不会来,放心。”我眼神十分坚定。

话音刚落,落在最后的几个大太刀也到齐了,看的我俩叹为观止。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我算计着到底还有几个单身,一面默默扫过一片大老爷们儿。

鹤丸一脸痛心,“主公你就算是单身也不能对自己家人下手啊,这小哥和你长得太像了一看就是一家人,德国骨科无耻啊!”

“滚滚滚,”我白了搞事姥爷一眼,“我是单纯来发钱的好么,脑子怎么那么不健康!”

一众男生仿佛遭雷劈一样纷纷窃窃私语。

“主公你要是寂寞了就直说吧,突然给钱,我们害怕掉节操。”烛台切装作瑟瑟发抖,长谷部看了看也凑过去一起发抖。

我深吸一口气。

“要组团触电就去我家摸电门,恩爱狗别在我眼前哆哆嗦嗦,这次发钱只给单身的发,都一边呆着去。”

“我们不走,”三日月揪着我的袖子,“不能伤害单身狗,对我们来说是多残忍的事。”

表哥捂着嘴笑出声,然后摆了摆手说抱歉抱歉。

他不会是看上三日月了吧……

我和鹤丸交换了一个呼伦贝尔大草原的目光,本着看热闹不怕事大的精神我叹了口气,随后鹤丸不知道从哪里掏出块白布蒙住三日月的脸就把人往屋里拖。

三日月,看开点,自己选的小祖宗哭着也要宠。

一期抱着药研乐得看戏,这一对儿是我家目前为止处对象时间最长最久感情最深的CP,即使是看到对方和别人光腚躺在一起都不会怀疑出轨,和那对夕阳红妖艳贱货一点都不一样。

没想到一期拽着我表哥咬耳朵,我凑过去一听就炸了。

老黑魔仙一期一振带着小黑魔仙药研藤四郎,声泪俱下的劝表哥,万一找不到对象和主公在一起真是不错,骨科最稳定,而且主公特别兄控,没哥哥亲亲都活不下去。

别造谣啊我TM明明是姐控。

鲶尾和骨喰蹲在一起安抚我表哥,我幻想了一下亲我表哥的画面也觉得恶心,不过看到两个青少年认认真真当奶妈的样子心满意足。

然后两个人在我表哥面前表演了法式舌吻。

好好的521,我心碎的差点过成了清明节。

支开恩恩爱爱的闲杂人等,甩了粟田口家一窝小崽子,连哄带骗让几个适龄中青年出现在我表哥面前。

日本号突然扭扭捏捏,问我表哥是不是要成为新主公了,他好高兴。

我说我哥成为你老公可以,主公不行。

这是我头一次看见日本号跑那么快。

不过all日本号确实是我脑子抽的时候会萌的CP,至于我哥X日本号……容我笑一会儿。

杵子对天发誓他喜欢日本号,然后我家本丸落了个雷下来。

装逼遭雷劈,杵子你就承认了吧觊觎教物理的人民教师,不丢人,我哥比日本号强多了。

然后我刚才站过的地方也落了个雷下来。

大咖喱红着脸支支吾吾,我一看有门,一见面就嗯嗯啊啊的,这将来跟我表哥成了还不得噼里啪啦的。

“我觉得不错……”大咖喱黑着脸认真的嘟囔,“好看……”

我哥表示谢谢,你也很帅。

然后大咖喱脸更红了,像便秘了三天三夜又找不到茅房,我清清脆脆叫了声嫂子。

被被突然冲出来嗷嗷哭,憋了半天憋出个赝品就是不好看……

我一听不对啊,这俩人咋回事儿,烛台切妈妈你过来我听不明白大咖喱说啥,被被你先别哭……

算了,这么说话没前途。

“大咖喱,你觉得我哥好看是么?”我小心翼翼的问。

大咖喱摇了摇头,一看我哥的脸又点了点头。

握草这啥意思?!

“被被你喜欢大咖喱么?”我指着黑脸青年,“喜欢的话主公给你做主。”

被被点了点头,一看我哥的脸又摇了摇头。

我看了看我表哥的脸,啥毛病没有啊咋还能让人改变意志,这得长成啥样啊堪比黑魔法?!

长谷部摸了摸下巴,“主公我觉得第一反应才是正确的,这哥们儿的脸八成邪门。”

你能不能看在我是主公的份上给我哥点面子……别说大实话。

我哥一脸懵逼,表示你们玩啥呢带我一个。

去去去一边玩去。

说到驱邪……我把正在角落里么么哒的石切丸爸爸和污江揪过来跳大神,我哥还在一脸茫然的鼓掌起哄,以为是欢迎他。

气氛已经不是萨德了,是萨满,做法都做到头上了,大咖喱突然站起来抱了被被。

“操……”大咖喱红着脸说,我们脸都绿了。

然后被被甩了他并甩了他一巴掌,我本着宁拆十座庙不会一桩婚的精神揪住两个人的裤腰带。

“你俩是不是互相喜欢又误会了!我告诉你我想给我哥介绍对象,不知道你们有一腿,大咖喱说的操是字面意思,被被也是真的喜欢大咖喱,你俩在一起吧!”

我一口气嚷嚷完,两个人都捂上脸准备跑,骨喰和鲶尾强行把他们的手扯在一起。

年轻人就该恋爱嘛。

“傻逼你是想给我介绍对象是吧,我是不是惯的你了。”我哥挑着眉毛。

握草表哥生气了。

啊偶,能把我咋的。

“我就知道事情不对,来之前的时候我就把你电脑格式化了,说的没错的话你论文还没保存,”表哥一脸的鬼畜,“简直是活叛徒,我都说我弯了也能被催婚,你是我仇人的妹妹吧!”

表哥转身就走。

本丸的大家面面相觑,我一点都不担心他会把我家搅的天翻地覆。

他的包在我手里,大咖喱红着脸指着包。

“漂亮。”他抚摸着纯皮的包,发出赞叹。

原来是说包漂亮啊……都怪我哥弄出一场误会,差点让被被和大咖喱错过。

我掏出手机,一不做二不休。

“喂?大姨,我是你小外甥女,对,没错,我哥他根本不是弯的!快给他介绍对象吧,我都有对象了!”

挂了电话,深藏功与名。

评论(30)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