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一药】重生之云烟行(1.1)

架空古风试水,最近毕设太累了,请多担待,芊芊一直在。

————————

楔子

“你若走了,身后的万里河山,东至汪洋大海,西至荒漠戈壁,北方羌笛南有佳丽,就都拱手让人。”

“药研必须走。”

“百姓不得安定而生灵涂炭…”

“断断不会!只有药研一死,才得庇佑父皇万世基业……求……求父皇成全!”

身居庙堂之人已是老泪纵横,这是他的好儿子,他的好皇储,他一切期待和半生孤苦的骄傲。

“药研,你可知道,你若是没了,朕还要留这江山给谁!朕这些年是为了什么!”老皇帝一步步踉跄着走下汉白玉台阶,颤抖着把长发还未束起,面容仍显稚气的儿子搂住。

“儿臣知道,皇上是为了百姓,药研先是风华的皇子,后是您的儿子,恕儿子为天下安定……儿子不孝。”

据传说,风华上治三十六年,正值夏至时节,一夜风吹雪都城楼阁皆白,六皇子药研为皇位妄图弑君,兵败身死,时年十四。

——

第一章 君问归期

(一)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药研翻着写有自己的那一段历史,感叹不已,后世之事的确按照他预想的那样,但是风华在之后的三十年里就被改了姓,外戚窃国,现今皇帝是个十八岁的孩子,名为一期一振,生性温良然而没有什么雄才大略。

这可不行,虽说是保得住安宁五十余载,然而药研做梦都没想到帝王家竟会如此人才凋零,德才兼备的皇储岂能一个都没有?

“药儿,又在想什么?身子有没有好一点,想吃什么玩什么只管告诉表哥。”穿着低调而修养绝佳的男子走进来自顾自坐在床边,理了理对方的头发。

是了,药研现在借助一个生辰八字相同的女孩身体得以重生,回到了他深爱的热土。

被拨弄刘海的药研气的满脸通红,堂堂前朝皇子只想一巴掌扇过去教教晚辈怎么做好皇帝,当朝太常寺也跟着一起胡闹,公主的生老病死岂能逆天而行,而今重生后的公主只是个空壳,而内里是前朝皇子药研的灵魂。

药研一咕噜爬起身理了理裙摆,学着前朝长公主面圣的礼节端正行了个万福礼,皇帝却是仿佛被吓到一般连忙就要扶着他躺下。

“皇上,若是我说,我要做皇上的妃子,皇上也愿意么?”药研狠狠瞪着这个不争气的晚辈,宫中礼教荒废,连王爷之女都可以被称为公主入住后宫,这个皇帝要多不合格就有多不合格。

“朕知道你不是公主,公主早就不在了,替朕好好护着她的身子,朕很惦记公主,”一期摸着药研的鬓角,“你叫药娘对么?好好休息吧,朕会来看你的。”

“恭送陛下。”药研咬牙切齿,原来对方早已知晓这一切还坚持为了一个念想做到这个程度,可想而知是个昏君。

被误会成是女人也显得不那么重要,许是太常寺占星算卦的老糊涂念错了名字,药研成了药娘,被个昏君一口一个药儿的叫着,甚是恶心。

从宫里侍女口中得知,这小公主年方十四父母双亡,是这一代一众王爷里唯一的女眷,宝贝的紧,十岁出头就被赐了宁仪的封号,品阶一如先皇长公主。

胡闹……

药研思前想后起身洗漱,换了身简单的衣裳,长发后松松垮垮系了条丝带直奔书房而去。

他总能为了这个时代做点什么。

一期一振坐在书房咬笔头,这药儿是太常寺努力之下召唤回的前朝皇族,按理说也是个和自家去世表妹同龄的早夭娇蛮公主,却是举手投足之间都显示了极好的教养。

只可惜历史留不住女人的故事,一期一振本想要个爱笑爱闹的小姑娘,不想见证了何为盛世礼教。

“陛下,宁仪公主觐见,素衣脱簪的,在下要不要先去准备公主的衣饰?”女官颔首而立。

“不必了,搬个软椅在这,公主身子刚好或许怕冷,”一期揉着眉心,“朕和公主说说话就好,都去忙吧。”

药研行了礼,默默坐在椅子上喝茶。

“药儿不看看朕么,”一期擦了擦手,“这么嫌弃朕身上没有前朝皇室的血液?”

“皇帝而已,有什么可看的。”药研放下茶杯,心想若是自己当了皇帝注重人才培养,这一切又会如何?

“这话怎么说,药儿生前也不过十四岁的年纪,朕今年十八岁,既然来了,朕也是把药儿当妹妹看的,”一期绕过桌子和药研面对面坐着,“想吃什么点心,朕也饿了。”

药研一时有些语塞却更想教训这位优雅而随性的皇帝,对方却丝毫没有察觉,甚至十分自然的接纳自己进了书房。

“你是我风华的皇族,我一期一振的家人,朕没理由不信你。”仿佛是看穿了什么,一期笑眯眯的摸了摸药研的头。

或许他并不是个昏君,只是个重情重义的少年罢了,只不过没有人教会他如何做好一个皇帝。

就像一期一振说的,既然来了,就不能让晚辈重蹈覆辙,江山犹在,他们都如此年轻,一切的改变都还来得及。

“请皇上庇佑,在下愿入朝为官,铸陛下风华万世基业。”

“药儿……换一个行么?女孩子是不能入朝为官的。”

“那成为陛下的妃子也——”

“可药儿是朕的皇妹。”

一期一振歪了歪头,心想这个孩子当真有意思,以后的生活绝不会无聊,甚至会改变这个国家也说不定。



TBC



之前的预告成文,药研重生在后世公主身上,做官辅佐一期一振,重塑当年身体后远嫁和亲一生的传奇故事,写他们也是写不会服输的自己。

评论(4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