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这篇古风应不应该写?就是一个预告……

替妹妹和亲的那一年,满城风雨。

“妹妹不要哭啊,若有生之年能让一期哥为我梳一次头,我也心满意足了。”

“药研……”

“我不是药研,是和亲的公主,带着荣光与和平远嫁边疆,愿一期陛下成就千秋功业,所见之处国泰民安,盛世之下宗庙修德,切勿……切勿思念。”

褪下华服,那年的和亲公主为边疆带去的不只是一双手就能创造的幸福,还有欢笑与歌声。

老可汗的相敬如宾,带给少年野心和欲望。

“你若是想那长安,我为你打下来,不就成了公主的家?”

“不要——”

少年兵败如山倒,同样年轻的国王放他族人一条生路,条件是归还五年前远嫁的公主。

“一期陛下,那长安再美,也不是家。”

“哥哥在这里,你回家,我们都在等你。”

“我的家在草原,会有更多的孩童与羊群,如今交战,我无颜面对百姓,只求陛下赐予一箭……别再让我受辱。”

药研若是活着就回不了长安,尽人皆知,然而和自己合葬却是一期的私心。

“公主只想见陛下一面罢了,此战并无伤亡……陛下负了公主,杀了公主。”少年扛起药研,“从此我草原与大唐情分尽了。”

边疆城池皆是一片安静祥和,战乱从一开始便是个设计。

江山那么大,却连一个梦都容不下。

“可我不会开战,”少年想了想又把药研放在地上,“我还有族人和羊群,他们离不开我。”

一期的箭根本不曾射中,只是药研不愿醒来。

漫长的时光,容貌依旧如初,他替无梦的君王沉睡了半生。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