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一药】我的妹妹是女神(完结)

这篇先完结,文多有点压身了,大砍刀和写手文,外加末世文是长篇,这篇没啥好看的,完结了就完结了吧,一会儿整理成文档和长篇。

(五)

在粟田口的严防死守之下,鹤丸烛台切和长谷部的情书一封都没送过来,巧克力被分吃的一干二净,盒子都烧了。

曾经侍奉过织田信长的刀剑们分分钟后悔恨不得切腹自尽,宗三拍拍长谷部的肩膀,“想开点。”

眼看着药研出落得越来越漂亮,烛台切一边蒸红豆饭一边抹眼泪,鹤丸也没心情出去吓唬人,长谷部连主公妹子换衣服都不偷看了。

“药研,今天我要做直播,女神妆和软妹妆,要不要过来当模特?”主公妹子过来找她的新闺蜜。

护肤品小裙子各种发夹搞的药研已经是烦不胜烦,现在逃不掉的化妆终于要来了,药研向一期投去求救的目光。

“主公,药研才十岁出头,化妆就不要了吧,”一期轻轻抚摸着药研的鬓角,“妹妹不化妆也很好看啊!”

一众不相干人士纷纷点头。

主公妹子皱了皱眉头,“可是不化妆就没法穿女仆装……”

“药研长大了应该懂事了,去学化妆吧,拜托主公殿下关照!”一期迅速行礼一秒钟都没含糊。

“是啊药研都这么大了快去穿女仆装……不,我是说学化妆。”长谷部鬼畜的眼神从门那头透过来。

“你们还敢再没节操点么女仆装什么的我绝对不想穿啊要穿你们自己穿去!”药研有点生气,变成妹子以后身边的人怎么都怪怪的。

“还有我是个男的,能不能不再整我了!”药研接过主公手里的裸肩露背女仆装摔在长谷部脸上,“死变态压切你怎么不去YY烛台切!”

长谷部趴在地上呜呜装哭……药研嫌弃他了嘤嘤嘤。

“药研没穿外套,我去给她。”一期拔腿就要追。

“一期君,等一下,”青江叫住了一期,“药研如果真是个男孩子,你还会这么关爱他么?”

“药研就是药研,她在我没来的时候支持弟弟们,照顾大家,是男是女我都喜欢,青江殿下不要说这种奇怪的话!”一期说着噔噔噔跑了,留下一屋子刀剑面面相觑。

青江和石切丸交换了一个不可描述的眼神,也默默离开了。

独自跑出去的药研,正在遭遇感情最大危机。

烛台切把药研逼退到樱花树下。

“我喜欢你很久了,”烛台切微微低头很是深情的样子,“从你被信长公贴身携带,就注意到你了。”

药研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突然掉了一层汗毛根根竖起,他印象里最靠得住的铁哥们儿怎么会变成这样。

“嫁给我,我会永远保护你,不欺负你,一辈子做你爱吃的菜,不添麻烦,陪你喝酒赏月,你想做的想说的都是对的,”烛台切把两枚樱花发夹别在药研的鬓角,“你真美。”

药研一垫脚伸手捂住烛台切的嘴,这么情意绵绵的话再听下去他得吐,可是对方的脸突然就红透了。

那柔软的可爱的小手只隔着手套贴在自己的唇上……烛台切觉得再没有更幸福的时刻,握着就亲了一口。

药研经历狂风暴雨的脑子突然浮现出一句主公经常骂人的话:

“不TM把你打出屎来算你拉的干净!”

远远拎着外套的一期看到这一幕突然就没了力气,药研从来没这样深深的刻在他的脑子里,不接受自己的药研,发生了什么都一声不吭的药研,因为一点喜欢的菜就笑的开心的药研……

喜欢别人的药研。

(六)

被一拳糊过来的时候,烛台切是麻木的。

“你讨厌我……”青年的半张脸都埋在发丝里,“对不起。”

药研摇摇头,“我绝不会讨厌你,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不会讨厌自己最好的战友,但是假设一下,我是男孩子不是小女生,你还会对我说这些么?”

“可是你是女孩子啊,我一直在盼着你长大这一天,”烛台切摸了摸头发,“你如果是男孩子的话,战场上那么多痛苦的时光,我是怎么过来的啊……”

药研瞪着大眼睛,这么多年也没见烛台切因为身边没有可以YY的妹子去死啊!

哄女孩子的套路药研不懂,但是真情假意他分的出来,伸手跟烛台切碰了个拳约好一辈子都是兄弟,他得回去找一个人。

一个绝不会骗他的,可能会出卖一下色相撩人,却宁可放鸽子也要认真对待他的人。

“一期哥!”药研跑的满脸通红,在湖边找到了一期一振。

对方正在放一个紫色的小河灯,桔梗花绽放的样子像极了烟火,它从来就不能带来幸福,而是漫长寂寞的单恋。

“如果我是男孩子……”药研试探着说,他能感受到对方的求之不得的悲伤。

“烛台切殿下不是给了你回答么?”一期站起身抚摸着药研耳畔两侧的头饰,“药研会幸福的。”

“我只想听一期哥的回答,其他人怎么样都无所谓,女生也好男孩子也罢,我只想知道一期哥怎么看待我,我……我又不会执着于他们的答案。”

药研偏过去的,红透的小脸,是一期一振此生看到过的最美的颜色。

绯红的,炽热的,等待爱,单恋了很久的灵魂。

“如果你是男孩子,我会很信任你,严格要求你,让你读书让你努力工作,变成能担当一切的男子汉,然后,用我的一辈子去陪伴你。”一期擦着眼睛,继续说,

“如果你是女孩子,我会很信任你,温柔对待你,让你学习让你多才多艺,长成能撑起一国的大小姐,然后,用我的一辈子去保护你。”

药研张大了嘴,脸上出现了萌萌的三个圆圈,然后捂住嘴,却捂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

“我喜欢药研,哪怕药研变成了飞禽走兽,都是一期一振最喜欢的,是女孩子就是我的女神,是别的什么我就供奉你在祠堂……长大了也别离开我啊!”一期一振紧紧抱住眼前小小软软的身体,狠狠揉进自己的血肉中。

“我们,是不是该收拾两个人?”药研在一期怀里磨牙。

“我想也是。”一期牵着药研往装备室走。

(尾声)

大太刀和胁差凑在一起瑟瑟发抖。

“你俩在一起了这不挺好的么,”青江往石切丸背后躲,“至于怎么变回去还得晚上再说,我一个捉鬼的什么都不知道。”

夜晚本丸剧烈晃动,房倒屋塌,只有药研乐的蹦起来,他恢复了原样,主公无奈之下把小孩子都赶去做后勤,石切丸和青江灰头土脸的被分配干重体力活。

一期伸手接了一把,“两位殿下,谢谢啦。”

跳大神二人组终于松了口气,结局还不错,不是么?

鹤丸在樱花树下对着三日月鬼哭狼嚎说媳妇儿没了,一边打算灌醉自己,长谷部和烛台切也是一脸的惆怅。

如果药研是个女神该有多好……唉……

“那你们喜欢现在男孩子的药研么?”三日月喝了口茶问。

三个脑袋摇头像拨浪鼓,那个太刀心的小短刀可不是他们的菜。

“但是估计一期都能解锁药研的女装姿态了吧……”

三个失意老男人坐在一起长吁短叹,女神不喜欢套路,跟打直球的跑了,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评论(1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