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主公已报警】一药相性100问(三)

我有点惆怅,脚是36号半,就没买到过一双合脚的豆豆鞋……啊……不是磨脚就是掉跟。

趁小溪弥没发现,我觉得偷偷把鞋脱一会儿应该也没事儿,然后让他们继续问题。

小乱突然冲过来把我的鞋拎走说正好缺一双豆豆鞋换着穿,你TM给我等会儿我自己还没有呢……啊气死了。

算了算了,先问,问完再收拾你们粟田口犯罪窝点。

21.请问对于两位来说,是亲情更重要还是爱情更重要?

一期:“还好,亲情是你,爱情也是你。”
药研:“这个问题问的好,我之前也问过一期哥,一期哥说对最年长哥哥的喜欢最后都是爱情,后来我去问了宗三,他说那是不是爱情他不知道,对付青春期小孩的套路倒是满满的。”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期我还一直以为你纯情。

22.请问一期会不会有想当受撒撒娇的时候,药研会不会有想撩主公的冲动?

我日这问题谁问的……我要送他去刀解室!!!

药研看我很生气,往一期的咖啡杯里放了两块方糖,又让我笑一笑,“嘿,大将,现在我的咖啡和一期哥一样甜了。”

要不是我老大不小的了,还真的会被撩……苏炸了,拿出撩妹一半的实力勾引一期你早就节操不保了好不好,一期还是处男原因都在药研,点蜡。

一期突然跑过来蹭我的腿,“姐姐,主公小姐姐,药研总是招女孩子喜欢,我好怕他不喜欢我啊,抱抱~~”

哦,都TM给我滚。

23.请问两位曾经侍奉过的主公对你们产生了什么影响?

等等,我怎么感觉今天的问题都是小乱问的,然后我气死了裙子发带都是他的了,心机屌啊!

一期:“我一般都是报着想把主公送走只有我活着的心态结果一直被修复重铸。”
药研:“我一直都是想陪着主公走完短短的一生结果他们死去,历史弄丢了我。”
我突然泪目,想告诉他们我的有生之年会一直做他们的朋友。
结果这俩货说,他们在用现在主公的状态鞭策自己,做人不能活成这个怂样……操。

24.请问你们的生日都怎么过?

一期:“我不记得生日了,一般想吃蛋糕寿面就当生日过,不用费心的,倒是药研的生日才值得庆祝。”
药研:“我的生日在夏天很热的时候,会任性一点撒撒娇,穿丁字裤躺着让一期哥帮忙扇风什么的……”

我把纸巾递过去,一期你还要不要个脸,赶紧擦擦鼻血。
这不就是赤裸裸的性暗示么……一期看我眼神很鄙视,解释说,那天弟弟们会突如其来的懂事,都要帮药研扇风纳凉,屋里都快挤不下了。
哦,我懂。

25.请问药研的肤色怎么那么白皙,反而一期是大黄脸,这样会不会影响感情?

两个人陷入沉默,然后嘀咕了一会儿说大咖喱肯定没有嫌疑,我TM也知道,他黑成那样还琢磨谁去……

最后两位推理大神决定不管是谁提的问题,先把鹤丸拎出来揍一顿就对了,是他干的正好,不是就当报仇了。

你俩这个样子玩狼人杀死定了知道么……

26.请问你俩最喜欢的食物分别是什么?

一期:“主公家的稻香村茶点,枣泥花的特别好吃,可以和药研一起掰着吃。”
药研:“烛台切先生做的料理,带着去远征好开心。”
一期:“……烛台切我看你好像不太会做料理要不要我教教你?”

台下的烛台切一把菜刀扔上来大唱料理神圣不可侵犯,你个傻逼活该操不到药研……
现场乱成一团,小溪弥问我什么感受。
我只想说,吃货黑化谁都敢打,还有天堂是烛台切煮饭一期唱歌,我家正好反过来。

27.请问两位去KTV都唱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我吓得摔在地上,小溪弥把我扶起来的时候,我还在崩溃。

一期看了看我,解释道:“主公殿下这个样子其实都怪我们,那次弟弟们贪玩,结果给主公丢人了。”
挺好,有自知之明,谢谢你了。
我唱歌不好听也不唱,眼睁睁看着麦霸药研手指飞快的点了一排歌,明明不是触屏手套却力透纸背,粟田口48的C位一期都没抢上。

听药研唱了三个小时的精忠报国、霸王别姬、团结就是力量、铿锵玫瑰……一期全程兴高采烈的拍铃鼓起哄,看热闹不怕事大的鹤丸发在了人人网,一对儿二逼和一堆葛优瘫,搞的现在过年我都不敢见亲朋好友。
总之,我家本丸是出名了。

28.请问两位的英文名叫什么?

一期:“yellow face.”

药研:“sexy leg.”

非常好懂,十分具有代表性!

29.请问两位在对方身体上留过什么痕迹?

我一听不健康的来了,马上正襟危坐宝相庄严打算听八卦。

一期:“药研小时候在织田信长那绑的绳子太松,我一直死死拽着他的手到流血,后来就给他做了手套。”
药研:“每天早上坚持去一期哥屋子,在他脸上数十年如一日的画王八算不算?”

我叹了口气,药研你TM能不能好好玩玩情趣,不怕你俩都是处男,操到一半让你笑软了就不好了……

30.请问两位做过最过分的事是什么?

一期:“药研红着脸跟我说宗三不愿意当他姐姐的时候,我祝他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药研:“一期哥跟我说他包皮不长的时候,我非拉着他跟三日月先生比比,结果三日月先生说我们兄弟俩要强奸他一个,我把黑锅全甩给了一期哥。”

我深吸一口气,这已经不是过分了,这TM打死都不多吧!

小溪弥说天冷了要不要回去换条裤子,我说好啊一起,正好歇歇。

心好累。

评论(4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