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一药】原来你也是个大砍刀(十)

各位还在上学的孩子,下课再看文,上课好好学习,算我求你们了。

我还在琢磨怎么抽那十位的奖,概率论没学好,丢人了…………

(十)

粟田口家对着鹤丸长吁短叹。

“鹤丸殿下,想开点,至少三日月殿下没推开您。”一期小心翼翼把咖啡杯推过去,老朋友失恋还是得安慰。

“就是就是,至少三日月先生的初吻是你的了。”信浓把点心盒子推到鹤丸面前。

“得不到心,先得到肉体再说,而初吻就是一个开始。”鲶尾把干果盘子推到鹤丸面前。

“爱来恨去的有什么用,爱他就去操啊,操不到就下药,反抗就给他看刚才的裸照,勒索的钱咱们两个对半分。”博多比较了一下吧最便宜的苹果推到鹤丸面前。

鹤丸神色温柔的看着还在喝果汁的药研,小魔王感受到了杀气,战战兢兢的松开吸管就往鹤丸那头推。

“我有说过我喜欢三日月么……”鹤丸一脸崩溃,“而且那是三日月初吻也不是我的初吻,这波不亏啊!”

七八只手伸向鹤丸面前又把零食拽回来各自散了,还是一期比较厚道问了问鹤丸到底是不是真心的,还有鹤丸究竟是喜欢三日月还是药研,说明白了大家也好帮忙。

药研噗嗤一声笑出来,合着一期哥最担心的还是鹤丸会不会挖墙脚,虽说两个人都是四花但是脑子正常点的都会选长得好看温文尔雅的一期哥好么,这担心真是多余的。

他不知道的是一期熬夜看了三十多本网络小说,最后得出来小魔王最容易喜欢大魔王的结论,时刻准备解决掉鹤丸这个麻烦,打电话给三日月把鹤丸送到南海守卫边疆别回来得了。

鹤丸还真思考了一下,随着时间的推移药研和一期越来越尴尬,这五分钟过得比五年还长,担心一期吃醋的药研慢慢往一期那里挪打算投怀送抱,鹤丸默默盯着药研的脸,场面更尴尬了。

“我觉得三日月可能就是豪华版的药研,他们两个长得还是很相似的,”鹤丸放下咖啡杯,“喜不喜欢这东西谁说得准,就像婚姻也不能让你们的爱情保鲜,留得住爱情的也只有爱情。”

“这是搞了多少次破鞋当了多少次老王才总结出的人生经验,我服,”药研一脸的鄙视,“就说喜不喜欢三日月先生,喜欢就帮你追,不喜欢拉倒,两个字的事,是个男人就直说!”

“不喜欢。”鹤丸冷漠脸。

“鹤丸殿下是不是不识数?”一期一振伸出两个手指,“药研让你说两个字!”

“喜欢?”鹤丸掰着手指数。

“这不就得了么!”粟田口小夫妻各做鸟兽散,保媒拉纤去了。

是不是被套路了?鹤丸还是在纠结。

接到明显是一期笔迹的情书时,三日月内心非常绝望,四花出鹤丸一个破鞋也就算了,怎么一期你也跟着玩,药研哪点不好非要折磨我……

打开看的时候才知道是替鹤丸表白的,一张纸上写满了“明大花你是我的心肝宝贝儿”、“叫爷爷不是目的我是想叫老公”、“我冲在前线是因为你在家等我”之类恶心到想骂人的字眼,三日月掐了掐佛珠,决定现在就超度他们几个。

善哉善哉。

评论(22)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