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主公已报警】一药相性100问(二)

还剩下一堆问题,90个左右,我这茶喝的也不爽。

算了都问完了得了,早死早超生。

左文字一家子的发型我永远不懂,虽然我头发也剪的挺奇怪的但是远不如他们三个牛逼,喝茶欣赏他们发型也能放松一会儿……我的强迫症是不是快治好了?

小溪弥提醒我认真听要开始了,我才放下茶杯,怕喷出去或者呛死。

11.请问两位觉得对方身体哪一点最有吸引力?

两人对视了几秒钟,我只感觉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一期:“细腿。”
药研:“短腿。”

噗——药研你是有多嫌弃一期腿短……还有一期你脑子在寻思啥不健康的东西呢,正当我一脸鄙视的看四花太刀的时候,药研挠了挠脸表示他说的是第三条腿。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一期你别哭我给你家药研买情趣内衣!

12.请问两位最向往的相处模式是什么?

一期红着脸道:“像主公塞在床底下的讲男生之间那些故事一样……”
药研点点头“那个我也看了,但是穿女仆装那本不行,太过分了。”

长谷部你别拉我我要把他俩送去刀解,敢偷我本子看,造反啊!
不过小溪弥拉了我一把说我的重点不对,我才反应过来,他俩这是……有奸情?
不过反应不对,一期红着脸药研却很淡定,小溪弥告诉我,这应该是个胡思乱想和不谙世事的组合……握草。

13.请问两位有喜欢过别人么?

一期:“肯定有的,这个不能撒谎,我喜欢过史湘云。”
药研:“不是王熙凤么?”

别TM再提红楼梦了老娘有阴影,好好回答问题!

药研:“我喜欢过宗三,后来发现我只是需要一个姐姐……”

江雪你别打人,宗三当年还喜欢长谷部来着……烛台切你也把刀放下,卧槽我劝个架大伙怎么都打起来了……

14.请问如果用十年的分离换一年相守你们愿不愿意?

我感觉有点虐眼泪差点出来……宗三你跟我说这问题是不是你问的!

一期挠了挠下巴,“用主公和恋人的十年分离,换我和药研的一年相守,这波不亏啊对吧药研!”
药研看我的脸色发黑,直接用一个吻堵住了一期一振的嘴。
“对呀对呀,”药研舔了舔一期的嘴角,“不亏。”

操………

15.请问烛台切和药研的CP人气特别高,一期你怎么看?一期和三日月被称为夫妻刀,药研你怎么看?

一期,药研:“我觉得在座的单身狗,不是针对某一位,都是垃圾!”

我:“……”

16.请问如果一期老了药研还没长大,怎么办?

一期:“其实我喜欢药研小一点……这样更可爱腿缝之间就是幼嫩天堂是极乐净土……”
药研:“不会的,一期哥会把出这道题的人送走,没有什么比活的长更快乐了。”

话题从少年不宜的伦理一秒钟变惊悚,你俩是怎么做到无缝衔接的……

17.请问你们每天晚上一起看月亮都说什么?

一期:“一般都是我说月色真美,然后听药研说。”
药研:“随着月亮每天在星空中自西向东移动一大段距离,它的形状也在不断地变化着,昨天晚上是上弦月,太阳落山,月球已经在头顶,到了半夜,月球才落下去,这时被太阳照亮的月球,恰好有一半我们能看到,我和一期哥看了一晚上,很开心。”

我好像明白为啥你俩还是处男了……如果我是一期我都硬不起来,小溪弥笑的快崩溃了,我捂着脸心想真丢人。

18.请问咱们本丸没有妹子,你俩又不添人丁,还有脸活着么?

一期:“……这好像不是问题吧。”
药研:“刀剑都是通过有丝分裂产生后代的,如果不相信请默写五百遍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再不信我帮你们全员结扎。”

好可怕……药研你有毒啊。

19.请问你俩结婚那天会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一期,药研:“去主公的洞房学学科学技术。”

我TM不嫁人行不行,你俩是不跟我有仇。

结果这俩货又互相对视一眼,一期问,“主公不是总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么?”
药研:“是啊主公不是给我们发性教育读本了么,那为什么不让看演示啊?”

我操你俩大爷……鸣狐我没叫你,啊……不想活了。

20.请问你们晚上睡觉之前会说什么?

他俩复述了前天晚上的谈话。

一期:“咱们今天一起裸睡好不好?”
药研:“我习惯穿和服睡。”
一期:“那你咬着睡衣下摆然后看我一眼。”
药研:“不是一期哥帮我剪的脐带么?肚脐眼走形了?”
一期:“对,哥哥帮药研看看好不好?”
药研:“那我也想看一期哥的!”
一期:“腿分开一点,哥想看看你新买的背带裤有没有磨到大腿内侧。”
药研:“放心吧我没信浓那么胖,磨不到腿的,腿缝之间勺子都能掉下去。”
一期:“那咱们看看主公网盘里的日本电影吧?”
药研:“有啥好看的,台词就一句一库一库死高唉,马达马达可墨鸡,没劲儿。”
一期:“那咱还是睡觉吧,吻安药研。”

我跟小溪弥笑的肚子都疼了,一期一振你想操到药研还早了十年呢……不行了中场休息。

然后江雪把我凳子上的坐垫抽走了,说怕小夜着凉。

我是个主公,你们还记得么一群臭不要脸的!

评论(31)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