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主公已报警】一药相性100问(一)

小溪弥说要玩相性100问,说真的没玩过,估计也没意思。

本主公很无聊,正好闲的蛋疼把小溪弥扯过来我家本丸,在场一干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刀剑,嗑瓜子闲扯淡嘻嘻哈哈,小乱当着客人的面知道我不敢揍他大大方方试我裙子,好一片鸡飞狗跳搞的我深感丢人。

还好姑娘不介意,我说那咱们就开始吧,都他娘的给老子消停点,次郎你别喝了,我在台上都闻到味儿了。

妹子笑笑说还是你家本丸有意思。

呵呵呵呵呵呵,你喜欢的话咱俩换啊……一窝子神经病刀剑还都甩锅我上梁不正下梁歪。

算了不说了不说了,提问吧。

问题是其他刀剑们一起想的,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

1.请问你俩是兄弟又是情人,在一起会不会有负担?

场面陷入一瞬间的尴尬,一期和药研同时红了脸说还挺刺激的。
握草你俩怎么这么没羞没臊……我日。

2.请问一期是什么时候盯上药研的,信浓长得和药研那么像会不会弄混?

一期目瞪口呆道“绝对弄不混的,药研出生就是为了爱我而存在,他的一切都只属于我,我是一见钟情。”

药研:“看不出来一期哥你居然还是个直男癌?”

信浓表示一期哥这已经不是直男癌了这是JB成精啊……我日你们平时都看了什么?!

3.请问鹤丸和一期,药研关系都特别亲密,你们两个会不会因此吃醋?

一期:“这个问题是三日月殿下问的吧。”
药研:“同意,一般想离间狗和主人感情的也只有猫。”

你俩脑子还敢再正常点么,鹤丸他俩不是真觉得你是狗……噗!

4.请问你们内番为什么从来不干活?

这个问题简直问到我心坎里去了,谁问的我要请他吃饭!

药研:“其实也不是不干活,只是摘菜的时候一期哥总是想做点什么料理,喂马的时候他要帮我防止被马按在地上舔,种地更不用说了,一期哥一锄头下去一片麦子苗都毁了,和一期哥干活还是很辛苦的。”
一期:“对不起没想到是这样……”

好吧我原谅你们了,药研没把一期放到厨房真是太懂事了。

5.请问你们是谁先表白的,怎么表白的?

一期:“药研先表白的吧,说要带我去个好地方,什么都准备好了,结果是屋顶,屋顶就屋顶,哪里都一样。”

我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药研:“别想歪了,一期哥只是带了一盒杜蕾斯,XL码的,不是鹤丸的M号,更不是烛台切的L号。”

好的,药研你是怎么知道这两个人生殖器型号?背着我们跑了破鞋了?小溪弥你瓜子给我一把。

鹤丸鬼哭狼嚎的嚷嚷他屋里那盒杜蕾斯只是收藏品不是他正在用的,还是烛台切说为了跟从主公家那头的计划生育买的各种型号。

哦,合着是担心我出去搞破鞋生几个孩子让你们当爹,谢谢你们几个王八犊子哈,都给我滚。

6.请问你们会吵架么?一般是谁先道歉?

两个人思考一下,决定跳过这个问题,根本没吵过架。

我同意这个观点,药研知道别人的型号一期都不会怀疑自家恋人,这还怎么吵架。

7.请问你俩觉得对方有没有什么不良嗜好?

一期:“成天去别人房间的床头柜翻杜蕾斯看算不算?”
药研:“天天刷内涵段子,刷完还不承认算不算?”

这已经不只是不良嗜好了这TM是人品有问题吧,小溪弥我们走,别呆了教坏你怎么办……

8.请问你们一般都怎么约会?

一期:“一般都是看主公不追的电视剧,学着电视里怎么约会我们就怎么约会。”

我还不追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呢也没见你俩学着上天!

药研拍拍我肩膀表示那个小说是抄袭的,一期哥不看。

好的你俩是我的骄傲。

9.请问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一期,药研:“和主公同一天结婚,不过估计是没时候了。”

我挺感动的,然后给了他俩一人一拳。

10.请问你俩有多喜欢对方?

一期:“向日葵有多喜欢太阳,我就有多喜欢药研。”
药研:“地球有多喜欢太阳我就多喜欢一期哥,还是我爱你更多一点,白天晚上围着你转,不像你半夜只会偷偷嗑瓜子。”

我头一回听说向日葵白天喜欢太阳晚上嗑瓜子的……等等,你俩不会这么长时间都是处男吧?!

小溪弥捂着嘴笑,我说要不咱歇会儿?这帮傻逼太刺激我大脑了,再问我得疯。

喝茶吃点心,有话一会儿再聊。

评论(101)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