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主公已报警】你俩放下我的哆啦A梦(一药)



点文,药研突如其来的撒娇,其实本主公在本丸也没见过。

临近愚人节,我有点慌,一趟本丸都不敢去。

长谷部来找我一起玩,我说中国快到清明节了,得去拜我祖宗,带一个老爷们那叫见女婿,带一堆老爷们去坟头你让我祖宗怎么想。

天天嚷嚷着喜欢我的长谷部摸摸下巴说原来中国人不喜欢热闹,你TM给我等会儿我去上坟热闹你MB,不是说好的长谷部最爱主公了么……算了算了。

偷偷摸摸瞄了一眼本丸,药研和信浓正凑在一起欢天喜地看哆啦A梦,一个活泼一个沉稳的孪生小天使笑的十分可爱,我也跟着高兴。

嗖嗖冷风吹过,我有点不详的预感,哆啦A梦里脑洞那么大,对于我家本丸来说真的没问题么?

愚人节临近清明节,我怀着一种上坟的心情还是进了本丸,不去看看大家不太好,而且没有我在我怕一期又进厨房,清明节变成大家的节日就不好了。

然后我看见信浓一脸稳重的从我身边走过,“主公来了,会议厅有茶您快去坐坐。”

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怎么感觉他是被药研附身了?

鬼哭狼嚎往配药室跑,看见药研没死我才放心,但是我感觉我要死了。

“主公主公,带什么东西给我了么~”药研背着手吐吐舌头仰视我,出于罪恶感和这孩子终于学会要东西的激动,我掏出一把钱就换成甲州金,“走,药研,喜欢啥姐给你买,千万别客气!”

在万屋里药研总是往孩子玩具和零食那里瞟,十有八九是想买给弟弟们,我就问药研想要什么。

“我要这个!”药研突然蹦蹦跳跳的抱住一个老虎玩偶转着圈过来,我嘴角一抽,他俩不会是变装了玩我呢吧……

可是这明显是要送给退退,我接过来就扔在一边。

“挑你自己喜欢的。”

“这个连衣裙好可爱~”

“挑你喜欢的不是小乱喜欢的。”

“这个羊羹看起来很好吃~”

“你不喜欢甜食,挑你喜欢的。”

“这个算盘很漂亮~”

“你要它干啥,挑你自己喜欢的!”

“这个休闲西服很好看~”

“那是180的尺码,你一个150的买它……算了买吧,要两套一样的,你和一期一人一套吧,再挑挑你自己喜欢什么好么?”老娘快疯了。

药研咬着手指很是纠结,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

“好吧这些都买,还要什么?”我瞄了一眼,五千甲州金,全本丸的礼物都可以买了。

做人flag不能乱立,还真都买了每人一份,也不知道给一期买了啥2000用了甲州金,结果药研只留给自己一点点,买个创可贴都不够。

“硬币可以送给我么主公?”药研从我手里拿过硬币塞进护身符,“谢谢主公。”

我好像被萌到了……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信浓和药研互换的只是性格,得赶紧让一期过来抱抱,说不定还能看场床戏。

“一期一振——你家药研发情啦!!!”我扯着嗓子喊,所到之处寸草不生,连长谷部都不敢好奇我是不是有精神病。

搞事姥爷跟粟田口广播电台都探头探脑观望,一期跑过来的时候带着一阵灰尘,前列腺差点刹不住车,把我撞了个半死。

药研红着脸蹭过去,“一~期~~尼~~~”

握草我单身二十多年,可受不了这刺激啊,万屋店主递给我一包纸巾,擦擦鼻血先。

一期明显也是特别开心,竟然开始绕着旗杆跳痒。

妈蛋赶紧过去造作啊做爱做的事啊,反正你俩还有大把时光而我……算了连长谷部都嫌弃我。

“晚上我跟一期哥一起睡好不好?”药研摇着一期的胳膊晃啊晃,萌态毕显。

信浓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过来扯着药研的后领拖走,吓掉了我的下巴。

一期也陷入短时间的死机,随后连滚带爬往过跑说信浓你快把他放下我跟他睡我跟他睡一辈子……

……一期你TM说好的温柔贵公子呢,当街求交配这无异于禽兽啊,哎呀呀现在的年轻人……

不行……信浓药研你俩给我过来!

我绷着脸,说你俩赶紧给我变回原样,不然我就再也不来了!

药研不干了,鼓着腮帮子往地上一坐,说没有哆啦A梦他俩就变不回来,就不要就不要。

……漫画的事你俩也当真还想骗人,不是本主公看起来很像傻逼么?

不过我还是憋住了,从家里床上抱过来一个哆啦A梦抱枕,说他现在就把你们变回来!

信浓乐了,一蹦三尺高说药研我爱你,抱着玩偶掏人家哆啦A梦兜去了。

我临时决定撤回所有的幻想类儿童漫画,抱着一摞子书回去的时候,听见一期对药研一边上下其手一边带着哭腔问药研说想跟他一起睡的话到底是不是认真的……

这个愚人节,我还是没憋住,笑的抱着一摞子书滚到地上,正好对上往出泼剩茶水的鹤丸。

三日月看都没看一眼。

哦,我还是让你们好好过个清明节比较好。

评论(21)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