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一药】我的妹妹是女神(四)

肿瘤医院,一对情侣在拥抱庆祝没得艾滋病。

我没忍住被感动哭了,接着一个小姐姐送了我一条红丝带,拍了拍我肩膀。

气到把眼泪憋回去,我就那么像得艾滋病的?!

(四)

药研坐在床上看主公奋笔疾书,两个人脸上都被敷了海藻面膜,凉凉的有点不舒服。

“亲爱的你要是不忙的话快帮我把垃圾桶踢过来。”主公妹子另一只手还在飞快验算一道物理题,就把面膜泥抹下来扔了,然后就要去帮忙卸药研脸上的。

“我自己来就好了……”药研学着女孩子的样子卸干净,两个人一起洗了脸。

保湿水,乳液,营养霜……一顿护理下来好容易弄完,药研抖着头发,心想这高额头好难看,还是刘海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

主公妹子作业写的差不多了准备睡觉,回头一看药研一脸纠结,过去问怎么了。

“我差不多该回本丸睡了,总打扰主公不太好的。”药研心里想的其实是不能和妹子同床共枕,不然主公一辈子的清白啊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主公妹子站起来摸着药研的鬓角,“药研啊未婚女孩子不能和男生一起睡的,不然会被说成是随便的女人知道么?你知道我要是给你弄个房间会有多少男生去敲你房门么……”

药研一脸崩溃心想主公你脑洞太大了,他们半夜去我那里也是厕所没卫生纸还有弟弟们睡着了钻别人被窝头疼脑热之类的事,敲门一般都少大多数都是直接推门然后一脸看祖宗的表情好不好……

说什么也不能再留在女孩子房间了,药研抱着枕头就往本丸跑,一开门把长谷部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啊!”

长谷部一把捞起来马上要摔倒的药研来了个公主抱,上上下下检查一番以后也没有放下的意思,直到主公妹子探头探脑的出来看才表示我只喜欢主公这个类型的一辈子都喜欢。

“能把我家药研放下么,压切殿下?”来自一期的恐怖声音越来越近,深夜里太刀闪烁着寒光。

“一点都不痛哦这一生很快就结束了压切殿下…”

被长谷部抱着的药研一脸崩溃,而在一期的视角看来,药研在害羞,说不定都情窦初开了。

主公妹子看修罗场看的起劲也上去劝和,发誓这真是个误会药研是打算去一期打扫好的房间睡的才会这样不要把长谷部刀解了,再锻造很不容易的一期你要冷静……

一期把药研从长谷部手里抱过来走了,招呼都没打,主公面前不能动粗是礼貌,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后长谷部有你落单的时候!

“一期哥放我下来吧,你在磨牙。”药研伸手去搂一期的脖子,对方却笑的春暖花开。

“不可以的,药研没有哥哥的怀抱会被变态盯上那样就太冷了。”

不远处烛台切羡慕的看着长谷部差点被剁掉的手,扯着他对唱的领子一顿摇晃问药研的手感怎么样是不是很软是不是啊是不是……

“药研,看到那两个厨房变态了么?他们都会死在哥哥的手下哦,只要落单五分钟就足够了呢!”一期抱着药研的手不安分起来,捏了捏自家妹妹的小屁股心想手感的确好,软软的香香的我真是全世界的宠儿。

明明不长的连廊,在一期一振的怀抱里,药研只觉得无比的漫长而疲惫,很快就睡着了。

抱着药研绕本丸走了好几圈的一期一振得意的冲角落里咬白色和服的鹤丸抛去一个邪恶的眼神,四花又怎么样若是想动药研分分钟砍断。

什么时候长大什么时候可以娶她已经是之后的问题了,药研之前说的傻话才必须快点想好答案,一期一振把妹妹轻轻放在小隔间暖好的被窝,额头印上一个吻。

主公想有必要普及一下欺负幼女会判几年的常识了。

评论(21)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