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一药】灵魂互换的爱(四)

晚上将近十点牙嗷嗷疼,捂着嘴跑去买药,我指指嘴,结果人家给了我一盒避孕药。

操他妈的我长着一张二胎脸是么。

……想杀人。

(四)

药研接过来一期哥递的书,转身去了阁楼配药室,飞快锁门开灯,他有些事宁可一个人完成。

比如调查早期铸剑工艺,一期一振的身上是不是有什么缺陷,会导致在某种程度下突然损坏,或者是因为工匠本人的性格导致唯一的一把太刀内部存在着某种机关秘密,这都不是能让一期哥知道的东西。

慢慢翻着古籍,药研感觉后背发凉,这本书记载的工艺更贴近中国早期全身淬火包钢铸剑,而且,前几页绘制的流程更类似于青铜浇铸,整本书似乎都找不到大和文明的影子。

他耐心看下去,从刀剑可能被毁的几种原因逆推分析材料,烧毁,锈蚀,外力折断,乃至于埋入泥土,因外表暗淡而丢弃……

中国刀剑的工艺到明代就记载停滞了,而因为这个大国工艺的原因,日本不曾出现过青铜冶炼时代,可能所有的刀剑都存在容易烧毁的缺陷,哪个刀剑能像越王勾践拥有的那把举世无双千百年后依然锋利如初?

一期哥把这本书交给自己,到底是想说什么?

药研把快速过一遍,却没发现关于太刀的记载,起身去找一期哥时,突然又跑回来,在唐刀的位置发现了端倪。

若是说,唐刀是记载的最强刀剑也不为过,太刀的实用度与中国唐刀实在太像,所以不得不惹人联想。

难道粟田口吉光家的一期一振是唐刀的仿制品?然而当初日本太刀技术早已成型,吉光殿下又何必冒险。

不过也不是不可能,药研又翻到唐刀的部分,仔细比量了形制和大小,男孩子一脸崩溃的确定了,一期一振根本就不曾被磨短过,完全就是唐刀改版,至于这个实验失不失败那就交给时间检验吧。

历史,真坑。

吉光殿下有可能只是一时贪玩或者是为了自我挑战,却不想成就了粟田口和四花最美刀剑。

哦,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灯光下温柔的表情如此生动,以至于药研的视线扫到镜子的时候差点叫出来那声哥哥,是不是在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和一期哥越来越像了呢?

哥哥能不能接受自己其实是个失败试验品的事,药研也不敢确定,他想拜托鹤丸先生去试探试探,一旦无法接受还可以说这只是个恶作剧。

至于自己,一期哥那头好像在研究历史。

要不要稍微试探一下?

一期一振的目光一直温柔的注视着阁楼。

只要药研下来,就能发现自家哥哥其实是在等他,配药室没有任何能休息的地方,这说明药研已经专注的研究了四五个小时。

本丸人来人往,烛台切的视角里药研看着自己的配药室一脸柔情,他十分担心这个孩子会不会是在和本丸做最后的道别,想到这一层就拄着腮帮在不远处坐着。

路过的长谷部被吓了一跳,烛台切一脸担忧的看着药研,而药研在微笑的看着阁楼。

怎么看都像是药研对烛台切表白被拒绝,因为烛台切只当药研是弟弟,听了药研的故事所以才那样忧愁,然后……一期一振就不过来管管么?

“为什么不依靠我……”

少年面对阁楼这句有点悲伤的话吓了长谷部一跳,烛台切还是个受不成?!一想到这里长谷部没忍住笑了出来。

只要药研一下楼,就能看见这群各怀鬼胎的大人们的各种表情,可是没有。

一期一振仿佛赌气一样的固执在楼下等药研,他也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意义,仿佛只是单纯的确认一下药研会不会信任自己,然而他们除了互相依赖别无选择,一期却不想移开脚步。

这种感觉像极了等待冬天的初雪,春日的花开。

评论(43)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