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主公已报警】花与吉祥三宝

每当我有些负能量时候,有一个好姑娘一直会安慰我走出阴影,是萌一期哥和药研小天使的超高学历超好人的豆豆,把她请来本丸做客,我家刀剑纷纷表示想表演节目。

我有点慌。

忘了有哪本书上说过,每个女孩都是上帝创造的独一无二的艺术,那我肯定是东北传统民俗艺术了,带出来的本丸也或多或少有点乡土气息,但是豆豆说了句好期待,我就把那句你们都给我滚别吓到我豆豆这句话生生憋了回去。

什么AWT48,伊达舞见之类的根本吓不到我,仔细思考了一下最近应该没往本丸搞什么不正常的东西,可是心跳依然是叮叮当当咚咚当当。

左文字家的三个钱包脸也准时出现在晚宴上,我往旁边撤了撤,生怕被卷到什么可怕的阶级斗争里去,再一看旁边坐着的是搞事姥爷,我又挪回去了,年纪轻轻的对自投罗网这种事没有兴趣。

豆豆没看出来我的不安,专心帮头发乱掉的宗三姐姐绑发绳,我十分想问豆豆你是怎么看出来他头发乱了的,那明明就是一团鸟窝鸟都可以直接过来生蛋然后四世同堂一起咕咕咕咕day的好么,还有小夜的头发也是够让牛顿起尸很多次的怎么做到刘海不中分而发髻中分,还有江雪大佬最是厉害,果然一本丸容不下两个齐刘海,我俩总得有一个展现出惊世骇俗的理发和梳发技巧,那一绺真不是大和民族来治疗我强迫症的么?

目光转向药研和一期,俩人又在黏黏糊糊互相喂苹果,好体贴啊还蘸了巧克力,等会儿一期一振你他妈的确定那不是蚝油?

我强忍住恶心装作失手打翻了那个蚝油碗,药研投过了感激目光的同时也委婉表达了下次打一期哥不要打脸的美好期待,我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头说做你娘的美梦去吧。

总之欢迎宴会开始前,我就感觉自己已经心力交瘁,可豆豆挺开心的,我也就没管狐大仙儿说要给我梳中国清代发型,后来他说需要一把剪子我才明白过来他想把我弄成八阿哥。

得,赶紧上节目然后我俩回家,多和你们待一秒我都有可能死。

开场曲是萤丸和明石唱的大头儿子小头爸爸,唱到动情处还拥抱一下,我和豆豆很给面子鼓了掌并且没吐槽既视感。

后来是大咖喱和被被合唱的九九八十一,然后伴奏响起来两个人红着脸杵在那里不知所措,这样也很可爱呢!

长谷部和烛台切一上场就被我踢下去了,我听过最近他俩练两个婆娘一个郎,歌词黄暴不说异常魔性,都滚滚滚。

三日月属于C位扛把子,但是当他深情款款唱夕阳红并邀请鹤丸陪他柳暗花明又一春的时候,我掏出了加压水枪,处对象都地下去处。

后来一期哥和药研各掏出来一把大红扇子的时候我还以为他俩要唱桃花扇,后来发现是二人转。

正当我陷入崩溃时,左文字一家站了出来,我还以为他们要唱杀马特和洗剪吹的时候,吉祥三宝活泼的BGM响起来,三个人里只有宗三姐姐是笑着的,其他两位唱歌根本没调连跑调都不算,说到底就是在跟着音乐掐节拍朗诵,可也不能强求。

没想到三人同时对豆豆说了谢谢,能温柔对待宗三盘根错节的头发而且帮忙梳理的妹子,一定有一颗温暖的心。

我想也是呢,正当我以为本丸变得温情时,小夜拿出来一朵花,说是为了我和豆豆摘的。

至今我俩还在江雪大神的低气压下不敢动,说是一起把美丽的花儿映入脑海中。

坐了半宿了,脚麻,谁来救救我俩!

评论(62)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