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一药】我的妹妹是女神(二)

突然就被两百个萌大佬关注了,感谢各位的厚爱,也向大家表示承诺。
不健康心理,不健康性行为有关的文不发,尽可能正能量,请各位监督,不主动怼人不以任何形式出本子圈钱,因为本子不到500个人买印刷就特别不经济,我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主动交朋友的就互相关注一个不落,喜欢我的文就重写整理成Word文档发给大家。
不喜欢我的请直接骂出来,当然我骂人是很牛逼的,不虚。

(二)
药研的房间被从兄弟们一起睡的大通铺临时搬到了主公的闺房,因为主公说了,第一次生理期的妹子不好好照顾以后一次比一次痛,中国东北供暖好,这几天先住着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厨房神曲组上次挨骂也是因为女孩生理期忌生冷海鲜,后来他俩熬的红糖小米粥也很好吃,药研红着脸道谢的时候没想到长谷部的脸更红,说能亲手照顾你我已经很开心了。

夜夜发虚汗不说还腹痛如刀搅一咳嗽一裤兜子,主公妹子扯下他的裤子教他用卫生巾的时候药研还是差点没忍住爆粗口,现在的女性都怎么了,他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几位夫人都没这么暴力啊。

“主公,我之前是个男的,一定是石切丸殿下和青江殿下在合伙整我,”药研从棉被里伸出一只惨白的手,“我还要上阵当前锋。”

“老实点,”主公贴着面膜的脸又把药研吓了个核泄漏,“你主公小姐姐我也是,一大姨妈就想变成个男的,全身上下就没有不疼的地方,可是爹妈生的不好就别做梦了啊,乖,过了这几天都听你的。”

连续三天,药研都在极度气血不足中被迫接受兄弟们喂水喂药,睡的都快成了植物人,主公才终于同意让他用毛巾蘸着热水擦擦汗起床。

然后高兴没几分钟,主公就抖出来一件家居服连衣裙说让他换上,气氛僵持不下。

“我闺蜜说药研你肯定喜欢啊,你看这个是若草色的,跟一期头发多像,还绣的小老虎小狐狸,你叔叔弟弟都在上头,好不容易才买到这么小的号。”主公往药研身上比量,小心翼翼的说如果不喜欢她马上就回商场换了。

好我穿,把女孩子弄哭可不是男人应该做的,结果这还没完,一期色的发夹,小碎花抱枕,蕾丝袜子小拖鞋,转眼间药研就被主公打扮成了纯情玛丽苏。

然后一期一振被推进来,手里还拿着一盒玫瑰果冻,说专门给他买的。

然后主公扛着一桶水轻轻松松安在饮水机上说要抬给本丸用,爆发的麒麟臂不费吹灰之力。

“药研……你……你还好么?”一期一振摸着他的侧脸,“你瘦了好多。”

岂止是瘦了,变成女的了我都想死好么,陪了我几百年的小兄弟没了我TM又多崩溃你懂么懂么。

“我又不是孩子,把零食给弟弟们吧他们一定喜欢,”药研摸了摸盒子上的心形装饰,“谢谢一期哥的好意,身体已经恢复了。”

“再多叫我几声一哥哥好么,我想听,”一期一振拉起药研的一只手,“就像你说的你不是小孩子了,那么可以接受我么?”

我记得我说我不是小孩子可不是这个意思吧……药研想了想那天房顶上孤男寡女,不对,孤男寡男的暧昧气氛,心想如果自己是妹子还真说不清了,还有一期哥你在干啥?!

阳光透过窗子在一期一振的头发上打出类似于贝加尔湖的光影,初冬的新雪带来冷冽的风景而室内温暖如春,那双流光溢彩的眸子微微眯起来。

“药研喜不喜欢我呀~”

世界陷入定格,药研紫水晶的双眼也是轻轻颤动。

被撩了。

评论(28)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