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一药】握星

矫情风。

@廣瀬大介的小娇妻 ,我们来斗文呀!

OOC !!!!(一期药研实装的故事)

——————

(一)

一期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事物,纤纤有五瓣。

非莲花,非桔梗,非星辰,夜空之下的五瓣,在他的掌心处十指连心,麻麻酥酥牵引着全身的脉络,一阵清风就能带来动力,而后一期的心开始跳动,头枕着深夜昏黑,躺卧处盘古温柔。

那是一双很小的手。

细细描摹,掌纹和天文那样像,都无法改写,身边即是世界,掌握着的,是一期的世界。

那个世界生的很好,是一个男孩子的模样,眼睛是将将穿越了大气对流层的桔梗紫,皮肤是江河湖海听取蛙声池塘的莲花白,手和星星和花都很像,是五瓣。

莲花在昼夜之间,桔梗在春秋之间,星星在永恒之间。

他们的灵魂在星空间交汇倾谈,在历史中错过几百年,终于得以相见,哪怕是灵魂也好。

这是一个机会,他们可以选择化作人形守护曾经参与过的历史,站在同一片土地上。

有开有落的花朵太美,一期突然就怕了永永远远的莲花和桔梗。

“永生仿佛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他的世界仿佛是读出了他心中所想,桔梗色淡淡的扫过,那双眼里的温柔,深情,压抑着的对时光的恐惧,一点点藏不住的冷淡,都无处遁形。

是桔梗不是星空,终究会凋零的事物,才会把喜怒哀乐刻在掌纹上,写在眼睛里。

一期手心里的那只手,在人间逗留三百年,终究是于烈火中归去,沾染了红尘气息,不再心甘情愿见证更加悠远的历史与神话。

为什么他不愿意呢?

“世上连我的名字都没有留下,历史已经在人们的心里,就足够了。”那只手的主人笑了笑,天地间风轻云淡依旧。

“藤四郎,”一期顿了顿,“药研藤四郎,药研通吉光。”

对方笑了笑不再看他,那只手就那样轻柔的放在一期的手中,仿佛昼夜,春秋,永恒都蜷缩在一期的掌心。

一期想,能在一起真好,值得担忧的或许只有未知的永恒。

手里有星星,而星星即是永恒,他们不必拘泥于一时半晌的分离,爱情就应该如此,恒久的燃烧下去。

(二)

政府从未见过如此清净的一张脸,说不出是因为素白的肌肤还是过于剔透的眸子,沉静温柔到和孩童不沾边。

实装的一众刀剑,唯独这么一把,相貌气质都不是最出众,却清净到下一秒就要羽化登仙。

这是药研藤四郎,粟田口传说中的一把短刀,忠心护主又温柔强大,为什么会这样淡然。

没人想的通,也没有人知道这位药研通吉光的真实名字,不重要的东西在历史里早就被丢弃了个一干二净。

“可不可以选择生老病死,而非永远的活下去?”少年的眼睛盯着实装的机器。

人们面面相觑,第一次有刀剑提出这样的问题。

作为人的悲苦,怎么愿意让刀剑继续承受?

他们在历史中浴血而来,生老病死爱别离恨不能求不得,样样都见证过,怎还愿自己经历一番?

理所应当的拒绝,理所应当的霸气温柔,药研藤四郎一直做的很出色,两个世纪流走后,作为一个传说,他很苏,很暖。

而一期看到的,确确实实是莲花和桔梗都睡去了。

唯独星星睁着眼睛,永恒的直视前方。

一期惊喜着过去握那只手,太紧怕窒息,太松又怕他的星辰振翅飞走。

少年笑着回头,自然而然的在一个又一个昼夜和柴米油盐中任一期握着他,一切都做的很好,在一处处互相等待也互相思念。

永生永世在一起终于得以实现,原本值得珍惜的事物不再是说不出的感情,温热也凄凉。

一期掌中,只怕徒留一滩血。

(三)

“如果你能回到那年的本能寺,希望你能毁掉我的刀纹,”少年的表情温和真挚,“永生真的是太痛苦了。”

漫长的纠葛中,一期始终搞不懂这句话的意思,永生永世的爱情难道不是幸福么,亲手毁掉两个人的未来,任凭星星坠落?

只有那年本能寺的烈火可以给他答案。

一期的战斗从来都是干净优雅如同湖水,千山路一刀斩下,他的存在就是为了证明人间文辞句法,是何等贫穷。

他畏惧火,那飘渺的热度可以把札幌的冰雪染成玫瑰,夺走他肺里的空气氧化成血,在黑夜和死亡的边境线上千百次围城,而后世界荒芜成草木灰,一种令人恶心的纯净。

少年站在熊熊燃烧的亭台楼阁中间,静静凝视他,招招手笑着道别。

那双手不在一期的掌心,一松开就松成了三百年的离恨,阴阳两隔的时候黑白无常都锁不住灰烬和人间。

“跟我回家。”一期颤抖着扑灭披肩上的火焰,看着一片金黄火焰中唯一的黑色小小身影。

“结束了,三百年的梦,”少年的盔甲已经烧红,“再是患得患失,都结束了,属于我的历史。”

“不希望永远和我在一起么?”一期去拉他,却只摸到了滚烫的皮肤。

少年扬起脸,“永远真是个非常可怕的词。”

一期突然就想起来,少年说这话的表情,作为付丧神永生的那些岁月,灵魂相遇的夜晚,完美的重叠在一起。

因为莲花在朝暮之间,才值得秉烛夜游;因为桔梗在春秋之间,才值得诗酒年华;因为星空在天地之间,才值得驻足凝望,山河寂寂,亭台空空。

能握在掌心里的,从来就不是星光。

(四)

他们不知道在这里生活多久了,久到一切都不需要表达。

私心驱使下,一期没有听少年所言,毁掉药研通吉光刀纹,也不知道药研藤四郎真名究竟为何。

忘记朝暮迢迢,忘记春秋梦寐,徒留斗转星移。

少年没有多问,一期一口咬定,他没有找到药研的刀纹,真名更不必说,作为药研通吉光之前的存在,太过久远无从知晓。

传说足以永恒,水晶宫里住着爱情,多年之后一切都变成混沌,药研通吉光驾轻就熟的拉着一期的手,一切都是茫然。

不懂生老病死,不懂患得患失,那些灵魂十指相扣的夜晚,再不复存在。

莲花桔梗落了还有新的,星星也不会离去,懂得喜怒哀乐的灵魂曾经柔顺的依偎在一期的掌心,纤细的五瓣,顺着手纹的脉络,把一腔心事都化作江河倾注,凝结成一瞬间的极致。

然而一期不再有机会回头,少年作为药研通吉光将永远闪耀在天地间,而曾经风吹即散的深情,不再有人应门。

即使这样,牵着的手依旧走过朝暮摇过春秋,世纪和世纪中,跨不过的只有指缝。

人间真情和永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星辰?

握得住的……星辰。

评论(9)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