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一药】原来你也是个大砍刀(十九)

整理一下古风首饰发现好多啊。。。竟然一直戴木钗,对不起它们……

单位不让戴,人家家的头饰都是花里胡哨的。

——————————
(十九)

陆奥守被从狙击场揪过来塞进车里时,还是一脸懵逼。

兼桑从酸奶厂刚下班,擦着手过来送老朋友上路,小国广还未成年,长吁短叹给安定发短信求救,估计俩人撕逼在所难免。

堀川国广,公认的小天使加兼桑头号迷弟,时时操心他爱豆露的各方面生活,按安定的话说就差帮着解决生理问题了。

单纯却不可爱的陆奥守小三岁上了兼桑的车就有点懵逼。

妈蛋说好的是执行隐秘任务呢,开着个红色敞篷跑车过来,骚包到这种程度,是做什么,以为是柯南里的赤井秀一么当卧底还开这种车。

结果和泉守大神从厂房前院搬出来个大酸奶桶,示意陆奥守钻进去。

“看什么看,我天天用这个往军区送酸奶,今天不去才奇怪吧?”兼桑拍了拍桶壁,“放心吧有透气孔,不然酸奶都憋坏了。”

这种事情在药研的地下实验室就可以完成,兼桑实在是无力吐槽,身边这个酸奶桶一直在哆嗦。

药研真的那么可怕么?

“我说陆奥守,你喜欢看新海诚的电影么?酸奶桶里有个平板,我新下的《秒速五厘米》还有《你的名字》,都挺虐的。”兼桑一个漂移,桶里发出大叔的尖叫。

“你的五厘米?”陆奥守一个脑抽,“真虐啊……”

要不是任务在身,这会儿和泉守已经掉头去护城河连桶带人扔下去替天行道了。

装作毫不费力的搬下来酸奶桶交给后厨烛台切,那头药研和清光安定就行动起来。

全息数据分析需要摒弃之前的一切常识,清光无数次测试过,对其他地方印象越深的人,最终得出的融合数据越是奇怪。

比如记性极好的药研,头脑在突如其来塞进大量陌生信息会自动和曾经的知识融合,输入圣彼得堡的全部时事信息并要求药研在潜意识还原,在测试过程中竟然获得了全新的城市构造,一个人潮涌动、处处gay 吧的俄罗斯城市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不存在的,这太不靠谱了。

陆奥守就不会出现这种问题,不到考试前一天他不会问一期借笔记,因为背了也会忘的个一干二净。

一期没来得及卸妆,也匆匆赶往地下室,也是生怕药研抖S发作,在任务执行完随手把陆奥守大卸八块。

这两个人的仇是什么时候结下的,药研眼镜一推死活不说,陆奥守则是一问就吓得差点尿裤子,青春总有那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装不知道就好。

清光和安定在仪器前紧张的操作,即时数据的时效性并不好,他们要保证五秒内全部输入并且陆奥守认得出小虎彻。

他们对同伴抱有绝对的信任,甚至幻想过虎彻就在离机场最近的地方。

五秒后陆奥守从机器上下来,狂笑不止。

一旁的药研提起刀挡在清光面前做警戒姿势,要是这个二逼意大利炮疯了他就替天行道。

“小虎彻在训练室密闭训练,还冲我招手呢…”

清光和安定对视了一眼终于放心了,信任不只是单方面的,不过虎彻究竟有没有完全取得敌方信任仍是个难题。

若是没有就太可怕了,药研叹了口气拍拍陆奥守的肩膀,他们必须有人亲自走一趟。

兵器绝不可能被策反,他们必须有人把药研所做的可以瞬间治疗轻伤的机器送去给虎彻,防止意外发生。

这个人年纪不能太大,年龄介于药研和清光之间最好,新人最容易被忽视。

“堀川国广。”陆奥守想了想被关在酸奶桶里闻酸奶味晕车到死的变态经历,把别人媳妇送出去,他的良心不仅不痛,还美滋滋的。

一期拦住了药研,小两口加上陆奥守呆坐在实验室里。

“说说吧,你们是什么时候背着我结下深仇大恨的?”

评论(30)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