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主公已报警】花纹症与人生哲学(多CP)

霓虹那头刮来一阵妖风,除了花吐症之外又多了个梗,叫什么……花纹症。

我很淡定,刚才和本丸的大家说了说。

所谓的花纹症就是从患者尾骨处生长暗恋之人最爱的花的花纹,一点点往上生长,花有花期,那时刺痛加倍,直到脱离宿主,长成一株独立的花枝。

解药就是印在花纹身上的一个吻。

听我说完后,整个本丸十分沉默,一个个表情慢慢从风轻云淡变得鬼畜起来。

青江停下给石切丸织围巾的手,问我如果在屁股上开一朵菊花会怎么样。

天知道,这两朵菊花会不会被弄混。

结果青江小媳妇儿似的往石切丸旁边拱了拱,“你会吻哪朵?”

得,这是道哲学送命题,难度堪比我和你妈掉河里先救谁。

“我觉得,”信浓拍拍后背,“我应该没这个机会了,主公喜欢什么花?”

我想了想,应该是铁树开花,暗恋我的都应该长命百岁,铁树花期我们凡人是等不到的,慢慢活着呗。

全本丸都尴尬的表示主公放心没人暗恋你……

日。

然后大家把各自喜欢的花都画了出来摆在草地上,各式各样都有,还有几幅带着口水的,估计是想到了什么不健康的东西。

一期喜欢的藤蔓捆绑 play暂且不提,那东西如果是在药研尾椎那一圈圈的长,我估计是亲不下去这口秘密花园,然后一期的表情就是想掐死我,赤裸裸一点不掩饰。

各种花姹紫嫣红,哇蓝、雀紫、争绿、焦黄……花里胡哨的开了一屋子。

我发现了一个画风比较清奇的。

蝴蝶兰。

这种花长得十分隐晦,各种女性生殖健康广告赤裸裸的暗示,花中的装逼王。

我看向骨喰小天使的表情充满了同情。

傻乎乎鲶尾甩着小呆毛指着这个花和我说,长得最像他了,开在骨喰身上一定好看。

他没有注意到我的内心风起云涌,其他人也不懂,这个梗我十二分尴尬的咽了下去。

他们喜欢就好,背上长几个不该长的又如何。

噗————

不知道是谁画了个蒲公英。

挺好啊,稳啊,一辈子伤口就这么大,还可以游离不用可一个地方疼。

这个人一定很温柔。

然后就看到了一个画柳树的。

这个病娇是谁给我站出来,柳树毛子多得听着都疼死人……

评论(4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