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主公已报警】梅子茶泡饭

兼堀CP主场

OOC !!!!

——————

昨天因为我作的太晚,因为写作碰壁抑郁不得志难过,导致今天全员都临近中午才起床,下午还得去美牙,众人提议吃点清淡的。

我也赞成,熬夜对心脏特别的不好,包括我现在就胸口麋鹿乱撞,再吃油腻又是一个负担。

于是堀川小天使提议做点茶泡饭得了,解暑还清爽,不爱吃饭的也能吃一大碗。

我家对米饭要求比较严,绝不可以泡茶和汤,茶就是茶,汤就是汤,菜就是菜,咖喱都不爱拌着吃。

有意思,听说南方很多地方都这么吃,容易吞咽,还有不远处的日本,还可以把各种生切海鲜铺上去,华丽又精致。

然而海鲜太贵,梅子的价钱还可以接受,万屋老板送过来一坛盐渍梅,我尝了一个,受不了受不了。

兼桑走过来看看我的苦瓜脸,蹲下跟我说,“很多人受不了咸甜酸混合的口味,其实味道也还好。”

他拿起一个放进嘴里,很是享受的表情。

我莫名其妙多了几分哀伤,他和堀川的上一任主公,把诚字贯穿到了最后,从一而终,送走了近藤,安顿了总司……一切都是这个男人背负着,兴衰荣辱都在他的肩上,自然什么滋味都尝得出,咽得下。

“主公……”堀川看我的眼神不太对,轻轻碰碰我。

我一把就抱住小国广,不知道说什么,对不起?谢谢你?辛苦了?

都不对。

堀川小天使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一阵温柔又宽厚的气息。

兼桑抱住了我们两个人。

和他们比起来,我短短人生啊酸甜苦辣又算得上什么滋味?

用故都的秋里一句话形容,不过是鲈鱼之于螃蟹,寡淡无味。

若是平时,兼桑一定会把我扔出去,可是他没有,因为小国广很担忧的两个字。

主公……

“米饭蒸好了——”

我哥的声音。

完了。

然后表哥关上门,死定了指不定又告诉我妈我在和男生不正当交往,得,吃顿好的收拾细软跑了吧。

“我们不走。”兼桑这么说着。

两个人去拿烧好的茶,海苔酸萝卜之类的小菜一概没有,单单一壶泉水煮的粗茶,竟多了几分禅意在里头。

兼桑的头发一直是小国广帮忙打理,没有一丝打结和分叉,什么时候梳子都能一通到底,不像我会因为失眠,发质不均匀。

“我说主公,人生这才哪到哪儿,土方先生二十七岁才干出一番事业,你这把年纪少在这里愁眉苦脸。”兼桑把茶倒进白饭里,一颗硕大的梅子躺在上面。

茶是烧过的,浓烈滚烫,小国广告诉我,这茶泡饭,是剩饭才好吃。

太忙太辛苦的时候,掏出碗冷饭,泡粗茶热汤,滚烫的浇下去,米饭粒粒松散,清苦驱寒,提神又养胃。

梅子的味道渗到饭汤里去,酸,咸,苦,梅子轻轻咬下去,却是柔软甜腻的好滋味。

“那时候想成就事业的人,都懂得吃这茶泡饭,”兼桑喝了口粗茶,“滋味不是都好,也不是每口都值得期待。”

站到最后的新撰组精神领袖,带给他们的影响真不一般,总觉得说话字字戳心。

更戳心的是,我看到兼桑碗里的梅子一口没动,等泡的没了咸味和酸苦,一筷子夹到了堀川小天使碗里。

我不想活了,自己这碗的酸,苦,甜,咸都自己品尝,兼桑和小国广在共同承担。

他们都懂对方的欲言又止,把温吞柔软的一面留给对方,然后肩上的风雨自己去扛。

若是能得这样的一个灵魂,再多的挫折也无所畏惧。

因为我就是这样仰着头,顶着风雨冰雹,注视着你。

为了每一个远方的你,我愿意无数次跌倒再爬起来。

评论(43)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