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一药】寻琴记(清新HE)

琴棋书画四个系列,四个CP。

OOC !!!!

少年演奏家×小精灵的故事

——————————

他原是寻琴,却不慎把爱变成音符,四海为家。

(一)传闻

琴房深夜会闹鬼。

墙上的五十把小提琴会自动奏响白天学生练习过的音乐,时间还都不确定,看门大爷和管理员无数次想看个究竟,都无功而返,门外听的清清楚楚,一开门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不见。

小提琴在墙上排列整齐,琴谱夹子也都好好摆放着,一目了然,的的确确是空无一人。

堂堂贵族音乐学院,不至于只有这么一个琴房,无数次管理员申请更换教室,夜晚瘆得慌。

校长痛心疾首,这个教室已经是百年历史,装监控可以,就是不能换!

深夜,所有人守在监控室里,空无一人的琴房依旧准时传来琴声。

还有压抑着,低沉的笑声。

管理员递交辞呈,退休回家,临走前把他认识的一个道士的电话交给了校长。

(二)雨夜

不停咳嗽着的一期一振打着伞在雨中奔跑,他的第二天一大早比赛就要用的表格不小心夹在琴谱里,从宿舍到琴房不过几百米,由于已经是傍晚九点多,还是快去快回的好。

梧桐树叶摩擦着飒飒作响,石砖铺就的道路映照着突如其来的白光。

跑到琴房的时候一期已经是湿了大半个身子,运动服在风雨里被打了个透。

手表停在九点三十七,因为进水走不动了。

少年才十七岁不知深浅,想着回寝室洗个热水澡就好,却不知冬夜淋雨对一个感冒着的病人会有多大伤害。

一期推门进来的一刻,琴声戛然而止。

“……有鬼……”

少年哆嗦着,却头重脚轻怎么也走不动。

接着,眼前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你怎么了,快醒醒!”

(三)手表

一期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周身的衣物干爽而舒适,神清气爽不再头晕咳嗽,只是……

“老师,这次比赛怎么办?”一期问前来探望的老师。

“都这时候了还想着比赛,”老师为他掖了掖被角,“天气原因,三天后初赛,怎么,同学们没通知你?”

少年因为天赋异禀相貌不凡,成了同学们排挤忽视的对象,他咬了咬嘴唇,“我忘了。”

“烧糊涂了……值班大爷交班的时候才发现,那时候你烧的连衣服都烫手了……”

谢过了老师,一期回忆起昨夜那个琴房,他应该是浑身湿透,却莫名其妙被弄干,难道是鬼干的?

“瞎猜什么,是我。”

声音从被窝里发出,吓了一期一大跳。

“看手表!”

银白色的机械手表正在缓慢走动,声音正是从这里发出的。

“是你救了我?你是……什么东西?”一期笑意盈盈,至少这个鬼不会伤害他,和他的同学不一样。

“说了你也不信,我是个音乐精灵,这么聊天太费劲了,把手表放在平板电脑上……”

一期照办了。

屏幕上一个容貌精致的十岁男孩子显现出来,对着一期挥挥手。

“身体怎么样了?”

(四)聆听

这种类似于视频的感觉让一期一振很是新奇,抱着平板电脑聊了半天,戳一戳屏幕上白皙的小脸蛋,那精灵就会脸红害羞,有趣极了。

小精灵叫药研藤四郎,来自于音乐世界,来到人间是为了找到一把能奏响最美音符的小提琴,每个夜晚,药研的力量都足以尝试一次。

“像童话一样,”一期一振摸着屏幕,“我遇见了精灵。”

“我更觉得像童话,王子捡到了浑身湿透的貌美灰姑娘,然后把她弄干治好了她的感冒,最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一期突然有些脸红,竟然被一个小孩子撩了。

“你今天晚上回琴房?”一期咳嗽一下问小精灵。

屏幕里的小孩子叹了口气,“我为了救你,把一个月的能量都透支了,暂时拉不了琴,只能待在可以控制发出声音的地方补充能量。”

听到补充能量,一期莫名想到了补魔两个字,脸突然红的像个大番茄。

“灰姑娘想什么呢!补充能量是指听小提琴曲,才不是你脑子里的龌龊东西!”

看着药研红透的小脸儿,一期伸手碰了碰,“怎么,都是男孩子也会不好意思?”

屏幕啪——的黑掉,手表滴答滴答开始继续运转。

一期笑了笑,开始随机播放优美的音乐。

(五)比赛

上台前,一期换上白色礼服,对着平板电脑伸出一只美好的手,“小精灵殿下,要听我演奏一曲么?”

可此时小精灵已经被一期的身姿惊得合不拢嘴,被一期敲了敲脑袋,才红着脸关了屏幕。

滴答滴答——

他在听,听这曲爱的礼赞,情感不必宣泄,只是单纯的诉说出,宛若娓娓动人的十四行诗。

滴答滴答——

感谢,友情,陪伴,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融入其中,这小精灵对他而言是冷雨夜唯一的光。

滴答滴答——

纤长的手指紧握着的仿佛是兵符,翻手便是千军万马,只要他想要,音符便能为他而战。

四座掌声响起,一期优雅的收好小提琴,老师惊讶的注意到,琴上不知何时少了一根弦。

初赛第一名实至名归,评委交流意见后,一位老师笑着问。

“这位选手,你是不是恋爱了?”

一期措手不及,这一刻他能想到的只有平板电脑上才能看到的,那个无时不在的小精灵。

“如果对谁有好感,记得一定要告诉那个人,音乐会让你们心灵相通。”

少年深深鞠躬,腕上的手表滴答滴答。

(六)心意

复赛前和小精灵一起练琴创作,一期进步神速。

药研很沉稳,对音乐的感悟非比寻常,然而小小年纪藏不住心事,不能亲自拉琴,药研不大开心。

五十把小提琴都试过,药研就该去下一个地方了,两个人坐在一起久久无言。

无论结果如何,都要争取。

一期把药研留在宿舍,告诉他自己有个人情况要解决,花店就在学校附近。

不知道一百朵玫瑰,够不够让药研开心起来。

糖果,花朵,音乐,这些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一期都想带给小精灵。

药研在书桌上安静的等,没注意到宿舍的另一个同学露出了阴冷的目光。

等一期回到宿舍时,平板电脑和药研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伤害药研……我绝不原谅你们!”

复赛是比创作,这群人一定是知道了什么,想逼药研透出他的曲子。

一期的直觉告诉他,药研在仓库,很痛苦。

(七)信仰

平板电脑和一个噪音干扰器放在一个巨大的橡胶盒子里。

道士刚刚离开了,因为每一个道士都不除无害的灵魂,无论是什么,不会为害众人就好。

“这东西怕噪音,一期一振说的,曲谱也是这东西做的,他不说,我们就除了他!”

橡胶盒里发出痛苦的嘶吼声,声音渐渐弱了下来。

一期喘着粗气踢开仓库大门,把平板电脑从里头拽出来。

“药研,药研,你想听什么曲子,我拉给你听,不许出事,听到没有?!”

“我……我没告诉他们你的曲子……”

屏幕啪——的灭掉,一期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

一期去琴房不知疲倦的疯狂演奏,平板电脑还是手表都没有丝毫动静。

复赛取消的通知递到了一期那里,平板电脑录下了学生之间争名逐利的丑恶嘴脸,视频邮件发给了教务处。

深夜的琴房,一期还在痛苦的演奏,他没说出口,对小精灵的信息。

滴答——滴答——

(八)遇见

药研一边进行着音乐调理,一边看着一期进行去决赛的准备。

耽误了这么久,似乎寻找小提琴的大事变成了必须搁置,无形之中,药研把一期的比赛放在了首位。

他那样痴迷音乐,拥有那样迷人的身姿,不该待在学院,而是应该有更好的前途。

两个人只字不提寻找最完美小提琴的事,安安静静的筹备,似乎淡化就可以不说离别。

决赛便可以去维也纳,那里有更多更好的小提琴,而不必留在这种地方。

美好的音乐自指尖倾泻而出,仿佛月夜里漫天的星辰,吹绿了整个生命。

殿堂里响起掌声,一期多希望其中就坐着那个小精灵,可以把鲜花和一切美好都送给爱情。

可是药研不能,最后只是优雅的转身退场。

(九)寻琴

一期决定留在维也纳,在药研离开之前表明心意。

不想对方却没了走的意思。

能奏响完美乐章的小提琴,是每一把,就在一期一振的手里。

用音乐已经歌颂美好,诉说心意,而且完完整整的传达了过来,他们已经不需要语言了。

“我只是想寻找一把琴而已。”

一期歪着头笑了笑,轻轻吻上了那块滴滴答答的手表。

“别这么肉麻……你水平还是不够,不然精灵是可以化作人形的!”

“哦?”一期笑的眉眼弯弯。

“那等我成为演奏家,你就惨了。”

手表里的声音只剩下滴滴答答。

评论(37)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