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浮柳】天涯(BE)

梦间集中,浮生剑/绿竹棒和柳叶刀的CP,两者是杨康及穆念慈的挚爱兵器。

OOC。

产粮主要原因还是挚友念叨柳叶刀长得和我太像……

——————

柳叶刀从小就没有家。

他有一个爹爹,生的孔武有力,单手就撑起了他稚嫩的天空,可是爹爹望着的,却是另一片更辽阔的天空,那片天空下山河永固,万里成邦。

爹爹的信仰里,从来就没有柳叶那个温暖的家。

可是爹爹就是爹爹,收养了他,让他不会在风吹雨打中锈蚀,教他武功,教他江湖儿女快意恩仇,英雄四海为家。

可是在雨水滴滴答答的屋檐下,小小的孩子还是会怕。

什么时候能有个和他一样寂寞的灵魂,不用说话,只是陪陪他。

爹爹恨官府和金人,恨着所有杨家应该恨的人,作为他的儿子,爹爹不说,也该陪爹爹一起恨。

后来柳叶刀大了,没学得什么江湖气息,反而多了份儒雅温柔的书卷气。

他会画一场畅快淋漓的雨,不见一滴水,只压弯了柳叶的指尖轻轻一点。

无关沙场,无关繁华,一场雨而已。

杨家枪叹了口气,他的养子一直这般模样,清清淡淡文文弱弱,不知有什么心事,也不知怎么才能让他有除微笑外的其他表情。

“爹爹为你寻个安稳归所吧。”

柳叶刀猛的抬头,正对上爹爹递过来比武招亲的告示。

家………么?

爹爹一身粗衣,身后的养子还是那身柳绿,不染春风不染尘,小小的少年没注意到爹爹眼里复杂的神情。

他当真单纯到,以为爹爹只是想给他一个家,自古桃红对柳绿,前者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后者尽是征战思乡之苦。

一身柳绿也无可奈何,思乡,他柳叶刀哪来的故乡,哪来的乡亲爹娘?

走南闯北,柳叶刀跟着爹爹已是从早春踏入深雪,形形色色的人里,没有能给他一个家的灵魂。

直到那锦衣华服的公子,穿过浓厚的雪花,踏入他的世界。

柳叶刀不觉苦寒,只是觉得百花凋零后,似是梨花最疼人,伴着个生的好看又武艺高强的公子,一起来到他身边。

谁知那家伙,只是玩玩就离开。

宁死不受辱,那般高高在上的自尊心让他饮了血。

他这才想起,自己的主人,那个美丽又倔强的姑娘,和他一般,视尊严如生命。

那公子慌了神,前来询问他的情况,匆匆一面,柳叶刀才知道他的名字。

浮生剑。

浮生若梦,等闲爱恨。

两个字不过几笔,一向工于画技的柳叶刀一笔都写不出,画不得。

恍惚间惊醒,画纸上只有一片梨花,开的烂漫,宛若一场风华绝代的爱情。

“浮生,你可……”柳叶刀欲言又止,临别前叹了口气。

“真冷啊。”

没走几步,依旧是那个锦衣华服的公子,追上来揪住他的衣带,那一向油嘴滑舌的少年沉默了。

“柳叶……你……记得想我。”

少年红了脸,挣脱掉那只揪着衣带的手,跟着主人一溜烟跑了。

浮生,浮生,浮生。

两个字在他心里写了千万遍,只盼哪一天,这个名字可以带他远走高飞,在山川田园江湖的最深处,给他一个安稳的家。

命运无时无刻都在捉弄着有限的真情,甜蜜的别离,转身即是敌人。

他不想他为难,可深知对方许诺的家在敌方,做了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背叛脚下土地的爱情,终究不能长久。

浮生是爹爹的亲生儿子,可带给浮生温暖的人,却是爹爹痛恨的金国。

“父皇不同意我们的婚事,”浮生一字一句的看着柳叶的眼睛,“所以,我们走。”

能为了他放下荣华富贵,柳叶刀坚信这样的浮生就是自己毕生所爱,死死拉住了那只伸过来的手。

可是他们终究是敌人,无数次的纠缠不休,背叛,隐瞒。

柳叶想要的只有一个家,可浮生能给的只有一场富贵荣华。

最后的最后,他们贫瘠到只剩下爱情,爱别离,恨不能,求不得。

“柳叶,我走了,你别哭,一点都不疼,真的……”

柳叶刀深知浮生剑杀人嗜血无数,最后的最后却只留下笑容给自己,天涯至此,无爱,无恨,无仇,亦无家。

————————

谁都知道,这个笑的最温柔坦荡的男子,有心事。

无论何时,打开柳叶刀的画卷,都是漫卷的梨花,开得凄美绝世。

“梨花的寓意多悲凉啊,画点别的不好么?”大家都这么说。

可是柳叶刀知道,比梨花更悲凉的,是那份刻骨铭心的爱情,再次相见,他们又将擦肩而过。

就像你说天涯之大,与我四海为家。

我却傻到错把雪花当梨花,有缘无分,如同坚冰死死遮住了心房。

下次见面,柳叶刀一定还是微笑着。

“世界上最悲凉的花,远不是梨花。”

他一定也会这样说。

评论(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