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一药】崇拜(清新虐)

@窗边的豆子000 送给女神,女神唱的特别好听,也刺激了我的灵感,慎重,OOC 特别严重。

哭着写完的,想到了哥哥,我本该有的依赖和崇拜。
——————

对我而言,爱就是你的姿态,

我的心跳,我的呼吸都存在在你的存在,

那么你能不能在被爱的时候,

偶尔回头看一看,我的期待。

(一)

“给药研:

我的弟弟,这是你离开家的第五个年头了,近来可安好?哥哥一直在反省,只要你愿意回来,一切都听你的,我去厨师学校学了煮你爱吃的拉面,每天都有材料,什么时候回家都能吃到。

一期一振”

一期去胖乎乎的邮递员那里寄了信,在台阶上坐了几分钟,掏出湿巾把掉了漆的邮筒擦的干干净净。

还能为药研做些什么……他掰着指头也想不出来,缺不缺钱,住在哪儿他一概不知,只能把信寄到药研离家前最后停留的出租屋,那个出租屋比一期的房间打扫的还干净。

辞了工作去药研念过的初中当古文老师,每天早上都会问当年教过药研的老师一个相同的问题。

“药研回来看您了么?”

老师们叹着气安慰,药研那么懂事,很快就会回来看他的,别着急慢慢来。

就像中国的一篇文章,《边城》里那个等待爱人回来的翠翠,一期觉得自己和那个姑娘有点同病相怜,只不过他们隔着的东西,谁也说不清。

药研的孪生哥哥信浓来过,劝他不要等了,甚至还拿来了一大堆的相亲资料,被他撕了个粉碎。

“多少年我都等,”一期戴着眼镜翻过一页书,“既然上天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会用来好好爱的。”

“一期哥……你真是……挥霍了药研的心意。”信浓抹了把眼睛,瞟到镜子里和药研相似但完全不同的脸,默默带上了门。

一期摘下眼镜,用纸巾擦了擦。

(二)

药研是个敢爱敢恨的爽利人,所有知道他故事的人都会这么说,包括一期一振。

豪门大少爷和十多个养子的故事不稀奇,谁听谁腻味,他们家却不是狗血剧,老爷去世的早,生前对儿子们个个视如己出,还总是带他们去体检,重视教育和情感生活。

说到底,一期的父亲最疼的还是药研,吃穿用度几乎比亲儿子一期还要好,人家眉眼精致肤白胜雪,难怪有人疼。

一期那时候不是没注意到,艺术节上自己指尖在钢琴上跳跃时,台下的药研亮晶晶的眼睛和微红的脸颊,不过总是觉得和恋爱比还少了点什么,尽管每天递蜂蜜水和送便当的小手,是那样可爱。

“崇拜可不是喜欢。”一期这样告诉表白的自家弟弟,对方摇了摇头,“那一期哥就当做是崇拜吧。”

蜂蜜水照送,便当每天都是自己喜欢的菜色,一期觉得这样就好,很好很好。

他即使是回应了药研的表白,也不能长相守,无数个夜晚一期面对镜子狠狠咒骂自己。

不可以动心,不可以答应,不可以……

但是也不想早早离去,就这样被药研忘记。

(三)

世家的联姻都被早早定好,能成为公子新娘的,一定是千金小姐。

青梅竹马,距离尺度被一期一振拿捏得刚刚好,是朋友是兄妹,仅此而已。

小姑娘一往情深,面对一期的两双亮晶晶的眼睛,一期却只注意到了小小的药研,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弟弟。

兄弟俩的答案都是喜欢,无可救药的喜欢。

那时老爷还健在,催两个年轻人早点定下大事,一期不肯,女孩子闹绝食闹自残,一期就是咬定了,他有喜欢的人。

至于是谁,一期一振不肯说,被绑着订了婚,甚至父亲都松了口,只要一期说出来就一定不反对。

可是没有。

老爷走了,留下信嘱咐一期好好对待药研,就算是结了婚也不要亏待这个他心尖上的宝贝,一定让药研健康快乐。

一期让药研进了最好的初中,吃穿都好,药研天天都挂着一期期待的笑容。

可是两个人都不开心,他们都学会了克制,明明已经是爱情,一期哥却连一句喜欢都不愿承认。

直到药研在课堂上接到了一期哥突发心脏病的电话。

(四)

一期很努力的生活,把未婚妻介绍给了一个足够爱她的人,什么都没了,可是药研还是不回来。

信浓告诉他,药研听说一期哥移植心脏的手术成功了,就远走他乡,不愿再打扰哥哥嫂子的生活。

直到失去了才知道,一期是多么渴望那双看着自己的眼睛,剔透晶莹毫不掩饰的说喜欢你。

他用崇拜不是喜欢来拒绝药研的那一刻,轻轻咬住的嘴唇仿佛名古屋绚丽的樱花,把名为爱情的灿烂开到荼靡。

订婚宴上他眉头轻蹙,如天边淡淡的峨眉月,不为照亮黑夜,却生的轻描淡写。

回忆拼凑起爱情最美的模样,那时自以为医学没有奇迹的自己每一天都在想着如何拒绝,现在拥有了年轻心脏的自己,却失去了爱情。

比死亡还要痛彻心扉。

对着镜子练习了无数次的“我不爱你”,可是谁也骗不了自己的心。

一期还将好好生活下去,永远是药研此生崇拜的模样。

(尾声)

信浓在药研离开一期哥的第六年,带着行李离开了这个家。

这个秘密压在他心底。

药研其实一直在一期哥的身边,一步都没有离开过,在那个永远优雅值得崇拜的人胸腔里,恪尽职守的跳动着。

制造了完美的离家出走假象,却也不知道还能再瞒多少年。

他们都是一期哥的备用心脏库,而药研就是最完美的配型,因而得到了无微不至的呵护。

而信浓曾经问过推进手术室前的药研,在如此短暂的生命,究竟期待些什么。

“我的期待,就是我期待的,永远都是不可能的崇拜。”

评论(41)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