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一药】原来你也是个大砍刀(十八)

不知不觉都十八了,我要是十八岁多好,今年都二十一了,未来会更加努力!


————————
(十八)

鲶尾和骨喰去上学的时候,在学校去办公楼报到的路上就听到了一堆辣耳朵的东西。

“你看,这不是一期长官的弟弟么!”
“我去药研大魔王的两个哥哥入学了快跑啊——”
“校霸来上学了……”

然后两挺机关枪对视一下,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无奈和绝望。

一期哥和药研到底在学校做了什么孽,果然每个人在校期间都是往事不堪回首,不过这也是他们最后可以无忧无虑的日子。

一旦毕业,牺牲和受伤是家常便饭,自从有了药研的各种加血复活的发明,兵器们的生存率大大提高。

按药研学弟浦岛虎彻的话说,就像是玩游戏,F技能是药研帮忙加血,全国范围内无限点不需要冷却时间。

所以三日月一看鹤丸的伤好了,放心大胆把这ADC脆皮射手放出去当集火肉盾,有药研在,掉皮掉肉不掉线。

浦岛已经三天没联络歌仙了,一向德高望重的导演慌不择路给三日月发了个短信。

“军区还需不需要酸奶?我弟弟做好了一批新的,草莓还嫩着呢。”(有情况,可能需要一期一振帮忙)

对方回了个“先不要送,草莓摘下来别着急和酸奶放一起,去去乳酸菌味道,免得战士们喝了闹肚子。”(别着急先刺探事情发展,时候到了我会把一期派过去)

三日月不是特别担心虎彻这孩子,和药研处的和亲兄弟一样,能是什么省油的灯。

二虎子和药研关系一直还好,好到药研临被科研所要走前的实习期,两个人还立了个大功。

话说那天是一期的生日,傍晚药研被一伙不怀好意的同学打扮得花枝招展,仿佛是军校出来了个大美女,扎着个小辫儿还穿着小旗袍长披肩小制服鞋,看得一众老处男直咽口水。

更搞笑的是虎彻不想药研一个人被笑话,也浓妆艳抹蹦蹦跳跳跟着药研出了门。

当然药研是不觉得自己女装很美,大大方方领着虎彻出门给他家一期哥买烤鸭,走到胡同拐角,一个车就冲出来突然照着两个人脸上喷了一堆麻醉剂,下来一个人就把两个“女”孩子往车上拖。

按理来说这会儿正常姑娘已经被放倒了,可这两个孩子身手一等一,此刻坐着不动也就是想逮几个人贩子加加学分得个锦旗。

“不要啊——”虎彻捏着嗓子喊。

药研噗嗤一声乐了,他的本音低音炮一响起来,估计这几个人贩子得以为是变态跑的没影儿以后不好抓。

“各位都别管,这是我老婆,”一个彪形大汉走下来对着药研就是一脚,“我TM让你出去卖!”

这可没法忍,虎彻哇的一声就哭出来,“我们姐妹一个十三一个十四,我怎么瞎了眼跟你,我妹妹才这么大你就搞大她肚子,我还要带她去打胎,你好狠毒的心啊!”

虎彻把笑的肩膀一抖一抖的药研搂在怀里,顺便把自家小乌龟塞进药研的衣服里肚子耸起,“你这个败类,我们全家都不会放过你的!”

围观的群众一看两个小小的姑娘受了这样的折磨,转身就报了警,顺便露胳膊挽袖子准备为民除害。

药研跑到旁边抄起水果摊子的榴莲,捏着嗓子骂:“你是个男人就别跑!”

然后装作双手娇弱无力,砸了榴莲在地上,蹲在地上不停的哭。

派出所小民警给两个孩子包上毛毯买了零食,做笔录的时候差点没把几个小哥肺呛出来。

“这人贩子是我俩抓的,”药研掏出来证件,“赶紧顺藤摸瓜,立功转正就在眼前。”

“所以说,你们两个孩子,遇到人贩子全身而退不说,还把人贩子打成粉碎性骨折,”派出所小哥捂着额头,“你们都TM可以出书了。”

一期当天晚上生日宴没等到药研回家,就接到了上头的电话。

“你家药研今天立了大功,逮住一伙人贩子,晚上估计不能回家。”

那是一期收到过最好的生日礼物,也是三日月第一次意识到虎彻这孩子前途无量。

所以相信虎彻的智慧,是三日月十分大胆的赌博,他的王牌为了保护虎彻也必须相应出动。

清光和安定的全球移动数据库模拟GPS,上连天堂下接十八层地狱,但是人格不可以过于强烈,过量的信息会令人崩溃。

想要定位虎彻的信息了解他的行为,脑子必须足够缺弦儿。

药研提议陆奥守吉行,全员无人反对。

情商低有情商低的任务,当然谁也不敢和当事人说这个人员选拔要求,怕意大利炮duang了他们。

评论(55)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