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红深】你的名字(整理版)

终结的炽天使一濑红莲×柊深夜CP

相对而言比较清水,以前写的文。


————————

深夜从阴暗的地牢里醒来。
好痛……在昨天的厮杀里,他把刀送进了一个说出去以后要给他一个家的孩子的胸膛。
那个孩子折断了刀刃,他们中只能活一个。
被葬送的,何止是温柔与幸福。

一濑红莲躺在训练场上流汗。
好累……好多年前,他喜欢一个美丽的女孩子,他们一起吃蛋糕一起聊天。她是他不可高攀的女神。
女神回了神殿,梦醒了他还要继续疯狂。
为了父亲,为了能称之为家的荣耀。

这样的两个人,神注定了命运交织在十五岁的夏季,可是现在,他们只有八岁。

(一)

一濑红莲在又冷又硬的地面上一咕噜爬起来,糟糕,他应该是在训练场睡了太久了。这样可不行,那么多的课业没有完成,不然他无法保护父亲和侍从。

从柊的手中。

然后他擦了擦眼睛,看到了自己伤痕累累的手。
难以置信自己会在训练中受这样的重伤,而且衣服也被换过,洗的发白,脖子上还拴着一条铁链。
难道说柊家在自己失去意识的情况下活捉了自己?
不对,我没有这么瘦,几乎是瘦骨嶙峋,没有肌肉而且过分白皙,红莲想。

他四处翻找,终于摸到了一面破碎的镜子。
镜子里映照出的,是个白发的漂亮的孩子。
五官比真昼还漂亮精致,尤其是那双大眼睛,像极了遇见真昼时那令人心碎的天空。
啊,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一定是小百合她们用的某些咒术导致他和这孩子对调,现在当务之急是给这个孩子处理伤口。

深深浅浅的伤口,已经有感染发烧的症状。
“来人呐快来人!”红莲不停敲打着铁门。
看守走进来把他一脚踹翻,“干什么,活腻了是不是?”
“现在给我盐和水,”红莲站起来死死盯着他,“我要处理伤口。”
看守冷漠的看着他,“如果这点小伤都挺不过去,这样的垃圾早就应该死,”
“死了也会带上你。”红莲一步步逼近对这种情况早已见怪不怪的看守。

一濑家主的气魄,从不会因为一点小事而折辱半分,那双红莲业火的双眼背后,是一濑家百年的兴衰荣辱。
看守有些紧张,他冒着冷汗为红莲拿来了消毒用品,顺便送了第一顿干净的晚饭给这个一直笑的没心没肺的漂亮孩子。
他是会从这个地狱里活着走出来接受荣光的人,看守莫名笃定。

红莲看着镜子里的容貌,这么漂亮又气质脱俗的孩子不应该死在这里。
他嚼着难吃无比的饭菜,处理好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是不是应该,为这个孩子再多做一些事?

(二)

深夜从软软的床铺上爬起来,真的是太舒服太香了,他又忍不住在枕头上蹭了蹭。
时雨进屋送早饭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笑的一脸幸福的可爱红莲少爷。
她面无表情的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看太阳。
确认自己不是做梦。

“我先放在这里,您自便。”她温柔优雅而彬彬有礼。
深夜连忙满脸通红的爬起来,“真的是太谢谢你了。”
雪见时雨是跑出去的,她一定是在做梦,红莲少爷竟然会一脸慌张说谢谢。
正常情况下应该是答应一声就结束了。

食物的香气让深夜有些经受不了诱惑,他匆匆在房间里洗澡后就开始狼吞虎咽。
面包和橘皮果酱……他好久都没有碰过了。
香甜可口。

至于刚才瞥到镜子里的人不是一头白发而是惊艳的黑发,就一会儿再说吧。
吃饱喝足后,深夜开始思考起这个身体主人的生活,一定是个无忧无虑又俊秀的大少爷,连仆人都那么优雅有型。

就像……就像自己小时候那样。

不知道他的生活有没有为柊家所困呢?
深夜是个闲不住的人,他帮着父亲处理好了盆栽又按轻重缓急处理好了文件,帮笨手笨脚的小百合取下了煮咖喱的锅子,还附赠了一个可爱的笑容。

一濑家上到家主下到清洁工,都认为不是自己在做梦就是红莲少爷抽风了。
不过这样扣子系的一丝不苟,头发梳的服帖,温柔体贴有礼貌的一濑红莲,确实是魅力太大。
他帮小百合缝好了发带帮时雨修了发箍,两个女孩子受宠若惊正打算千恩万谢时……

“不要谢啦,以后你们这样可爱的女孩子不要离开我就好。”深夜想尽可能的帮这个大少爷做些事。
可是他不知道他的笑容,对于小女孩来说,有多么迷人。

红莲从未想过,一个人的生活方式可以如此的残酷。
把刀子插进其他孩子的身体里发出沙沙的声音,血液迸溅在脸上腥臭都一起凝结,一动就新伤旧伤一起痛,还必须要跑起来。

听说每天每组只能活一个人。
红莲在这一天的时间里,杀了比他认识的还多的人。
恶心……

但他不想逃避,这具身体里本来的孩子也许正在某个地方休息,那么就让自己为他多争取一线生机。
如果有一天可以真正遇见这个孩子,他一定会把这个孩子冠上“一濑”的姓氏,把保护和生机交给他。
站立在一群尸体上,红莲拿着刀指向门口。

“这么弱,完全不够玩嘛,再来一组。”

美好而邪气的笑容出现在孩子的脸上非常突兀,而那份君临天下的气魄更是让他看起来如同玫瑰。
柊天利在看这段监控时,把深夜这个名字圈了出来。
格斗室里放进了催眠气体,今天的厮杀结束的格外早。
红莲的意识被抽空,眼前一黑。

看守扶住了深夜的身体,轻轻抱回了牢房。

(三)

深夜在失去意识之前非常放松,他自认为帮大少爷做了很多好事,也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和舒适。
这真是个美梦。
红莲醒来时,面对两个侍从红彤彤的脸感到十分头疼。

“红莲少爷,说好了今天教我用玻璃磨水钻的!”小百合红着脸扭扭捏捏。
“啊????”红莲吓得差点摔下床。
“是啊,您昨天给我和小雪做了头饰,还吃光了我做的菜说是最好吃的东西,还有家主大人约好了今天和少爷一起钓鱼……”
雪见时雨红着脸问,“我们真的是少爷那么重要的人么?”

这些消息无异于平地惊雷,他看着自己的房间被装饰了一大把一大把的手作樱花,甚至还有丝带和蝴蝶结,少女心显露无疑。
桌子上有幅画,红莲一眼就认出来画上是他附身的那个孩子,神啊他收回那句把那孩子收做自己麾下的话还来得及么。

对于一濑家来说,昨天那个笑眯眯温柔体贴的红莲消失了,他整整一天都哭丧着脸。
还有雪见时雨和花依小百合那么缠绵的目光又是怎么回事?
他嗓子有些梗住,那孩子有没有好好上药呢?
他叫什么名字?

深夜醒来后,发现自己的牢房门口放着碗干净的米饭,一点小小的腌黄瓜。
身上的伤被处理好,他有些难过,这样在地狱里蝼蚁一般生活的自己,能帮那个少爷做一点事也是好的,只是他私心把自己的模样画在了他的日记本上。
在死之前,想把自己的存在留下一点点痕迹,一点点就足够。

他发现绷带上有一行字。
“好好照顾自己,有机会逃出来记得找一濑红莲”
深夜把绷带解下来一圈一圈缠在手上,戴好手套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这里可是柊家,他逃不掉的。
不过为了这个帮助自己治疗伤口,改善生活的少爷。
深夜愿意把能走的路延伸到更远直到尽头。
一濑家出现了变故,这是红莲始料未及的。
柊家要求一濑红莲在这个月前往柊家内部接受良好的教育,家主大人非常的高兴,认为这是柊家对一濑家的信任。

一濑的未来家主一濑红莲自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被监视了。
而灵魂交换的事还在每个星期一次的发生着。

红莲在日记上用咒术写下了一濑家可以争取到以及能做到的一切,他十分担心灵魂交换后,那个孩子会搞砸一濑家百年的积淀,至于搞砸了自己的生活,红莲在日记上龙飞凤舞“如果你回去了记得带我问候你祖宗”。

(四)

那个孩子的报复方式十分的辣眼,红莲用咒术把那孩子的身体上贴满日本国骂,那孩子就众目睽睽之下强吻了五十多岁的胖管家;红莲把他的头发扎满了小辫,那孩子去邀请小百合和时雨一起洗澡;红莲把他的对手都剁成了结缔组织弄得深夜变成了人见人怕的魔鬼,那孩子只穿着内裤出去升国旗奏国歌全体人员对他行注目礼。

但是他们也都小心翼翼,有了红莲,深夜的每周都可以放松一下神经,有了深夜,红莲再也不必担心人际交往。

深夜在阴冷的牢房里整理思绪。
那个红莲少爷马上要成为柊家的人质,这么说一濑家很快就要因为无能而不复存在。

温柔的,温暖的家……马上就要消失了么?

他一定要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只要是在路上,他就一定能逃脱。
睁开眼睛时已经躺在那个柔软的床铺上,红莲少爷仔细的标注了那几个可以争取的家族。
二医、三宫、四神、五士、六道、七海、八卦、九鬼、十条中,唯一重点圈出来不能接触的家族只有一个——八卦。

深夜偷偷整理好行囊,打算偷偷溜出去。
“你不是红莲,对么?”一濑的家主大人一瞬间打开了自家儿子房间的灯。
深夜点了点头,“可我不会害他。”
一濑荣转身就走,“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
“帮我给红莲守住这个家,”深夜有些哽咽,“一个人也不能少。”
“好。”
这条惊险的路,必须由孤儿深夜,而非一濑家的红莲来走。
清晨才刚刚开始。

(五)

红莲把刀磨的锃亮。
一切就靠你了,这件事结束后,告诉我你的名字。
然后他奔向了尸山血海的战场。
深夜把全身绷的僵直,如果是红莲断断不会这样走路。

尤其是在清晨。
绕着城里兜了七八圈,身体里只隐藏了一点点的咒术气息,他趁四下无人直奔八卦家。
八卦家的人正在院子里下围棋,看到他也不慌张,吩咐了人倒茶上点心。

“这些东西你应该没吃过没见过,”八卦家狐狸精笑了笑,“你先享用一下吧,有什么事一会儿再说。”
深夜没客气,他大清早一个人去了八卦家本就会让柊家以为之前的一切都是八卦家操纵红莲做的,祸水东引这条路行得通。
可是八卦家没什么反应。

直到那个桃花眼少年又和他重新面对面一起喝茶,深夜才意识到想反了柊家的不止是几个人。
“你叫什么名字?”桃花眼狐狸问。
他想知道的一定不是大名鼎鼎的“一濑红莲”,而是红莲身体里小人物的名字,虽然这不重要。

“红莲的老公。”深夜眼睛都没抬。
那狐狸一口茶从院子这头喷到那头。

“我找到一个强大的,从未沾染过幸福快乐,但是依旧剔透坚强的灵魂,只有这个灵魂才能完成这件事,”八卦的少主摸了摸自己的发带,“这样的灵魂才不会被悲伤吞噬,而会一直骄傲的在黑暗中走下去。”

“你想做什么?”深夜问。
面前的少年把一把刻着柊家家徽的古琴扔到了水池里,毫不犹豫。
“我需要做什么?”深夜明白了,八卦家要造反。
那狐狸一个手刀把身体僵硬的深夜敲晕,怒吼出声毫无形象。

“一濑红莲,凭什么你能得到的我都得不到!!!”
但是深夜听到了细如珠玑的一句话。
“无论如何,活下去,一切自有因果。”

深夜一直在懵懂的思考着,到底什么事,是幸福的人生做不到的。
红莲在血海中提心吊胆,这个眼神剔透天天傻笑的孩子,到底能不能……

(六)

“把所有的孩子都关押到毒气室!他们必须被处理掉。”红莲听到了这样一句十分细微的话。
他相信其他的孩子也听见了,孩子中发生了暴乱,孩子们打算联手冲出去。

不可以!红莲想,这是柊家的惯用伎俩,对付有可能叛变的一切人,下属也好恋人也好,他们都是那样的麻木不仁。
红莲没有动,他看透了这一切,提起刀杀掉了准备叛变的孩子,想要活下去的血液在身体各处滚烫着。
他的忠诚是生存的唯一途径,而力量决定了能活多久。

柊天利笑了,他预感到那个叫“深夜”的孩子必成大器,然而考验不会就这样结束。
红莲的面前出现了一对银发蓝眼夫妇。
他们姿容美好落落大方,红莲想这一定是这孩子的父母。
可是他们出现在了不应该出现的地方。

“深夜,我们回家。”
红莲没有应答,而是直接砍断了那两只伸出来的手。
他们至死都没有变化,也许……也许他们真的是这孩子的父母。
监视器的另一端是满意的笑容。

而红莲陷入了无边的痛苦,他终于得知了他的名字,用深夜父母的生命作为代价。
深夜……对不起
深夜在一艘破船的甲板上醒来。
红莲在阴暗无边的地牢里叹息。

“你还好么?”
“我……”
“你的名字?”

深夜在甲板上看到了大海,用一濑红莲的身体。
“小哥哥,没事吧?”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妹妹递过来水,“别出声,八卦家不会亏待咱们的,以后安心在这里出力,好吃好穿还教我们咒术,比在街上讨饭的强好多。”

他接过水瓮,笑了笑摸摸小姑娘的头,说知道了,他会一直留在这里的。
五六岁的小姑娘蹦蹦跳跳跑了。
时间已经是正午,正是张罗着吃饭的时候,深夜四处观察,也没体会到八卦家少家主“活下去”的意义。
船长看他眉头紧锁的样子,亲自递过去一大条的烤鱼,“孩子,想家了?”

“我没有家。”深夜说的是实话。
下一秒他就被那个草莽的汉子一把抱住,“那就把船上当家吧。”
“好……”想哭是真的。

深夜在船头有一口没一口的嚼着烤鱼,他注意到了海里翻起的泡沫,以及不正常的退潮。
在海边有多年生活经验的人只当是寻常的风暴,招呼水手们准备返航。
“不对!船长,这是龙卷风的征兆!”深夜拦住水手,“我们快往山上跑!”
船长死死盯着深夜的眼睛。
“当真?”
“当真,快跑吧。”深夜焦急无比,他温柔的内心告诉他,一定要让这群人活下来。
“可这里没有山,”船长叹了口气,“真的是龙卷风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不是的!”深夜跑到垃圾袋边翻出来好几个矿泉水瓶,“我们可以靠它活下去。”
所有人都被深夜眼里的恐惧折服,他们急忙翻找救生衣之类的物品,把船舱尽可能压实,接下来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三个小时后,远远的海面上升起漏斗状涡旋,他们的船只桅杆折断沙袋也被刮到天上。
“救救这些善良的人吧。”深夜顶着狂风站立在船头,施用咒术。
他要对着龙卷风的最外侧反方向射击,即使无法减弱风力也能改变方向。
一次,两次,不行……
他太弱小。
给我……给我力量啊!
然后世界遁入一片黑暗。

(八)

神明都是慈悲的,他们会帮助艰难困苦的人们迎来新生。

红莲再醒来时,是在家里的床上,身上受了重伤。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濑家被称为堕落的废物,老鼠,虫子,但是他们竟然奇迹的生存了下来,而红莲也因为弱小而不配成为人质去柊家学习。

家主大人,小百合,时雨都一脸幸福快乐,他们拥有了红莲就像拥有了整个世界。
而他似乎陷入了一场梦,梦里有一个天使模样的男孩,在最初的最初微笑着。

他的名字是什么?

红莲翻阅了日记本,发现什么都没有。
小百合和时雨的玻璃头饰已经破破烂烂,红莲把他们找回来视如珍宝。
你救了我的家,为什么没有留下一丝印迹?
人人都以为红莲少爷对柊真昼一片痴情,其实红莲只是在恋人的脸上找寻爱的影子。

八卦家的少当家说,如果你爱他,就给他一个十年。
后来的后来,红莲真的为了一个人的十年舍弃了全世界。
而他意识到的时候,这个人已经只有十年。
深夜不经意的转身,时代从此开始了毁灭的纪元。
用爱的名字,失去世界的意义。

神明赐予他,再一次遇见他重要的人。
那个海难的下午,深夜用自己的命格献祭,为了让这具身体活下去。
“我要力量!”深夜怒吼着。

于是他拥有了力量,船上的人仿佛看到了天使的圣光奇迹般的生还下来,深夜第一次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微笑。
然而,柊家怎能允许这样的力量?
就在船上的人抱成一团庆祝劫后余生的时候,刚刚欢笑的人们变成了一颗颗含笑的人头,咕噜噜滚到深夜的脚下。

深夜突然就明白了什么样的事是幸福的人生所不能忍受的。

他帮船上可怜的人们一个个合上眼睛。
八卦家的人从一开始就希望一濑红莲能拥有反对柊家的力量,故意装作嫉妒的样子把红莲卖掉,而善良质朴人类的生命,能让红莲得到最为强大的力量。


如果是红莲,一定无法忍受,但是尸山血海爬出来的深夜可以,他的精神不会因此崩溃掉。
承受了无数因果的一濑红莲,变成了未来最有可能对付柊家的武器。


“神明,祈求您让我不要忘记,”深夜在离开死亡船只的一刻拼命祈祷,“不要忘记……至少不要忘记他的名字!”
这份记忆太深沉,太温热,以至于红莲也和神明做了交易。
他用这份记忆,祈求深夜活下去。
而深夜却在用自己的命来祈求记忆。

爱情,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尾声)

从此,九岁的一濑红莲和八岁的深夜命运分离,变成了两个独立的个体。
他有他大把的好时光,一个雄厚的家族和野心。
他有他熬不尽的黑暗,一双染血的手掌和心痛。

而深夜始终记得,他爱的人叫一濑红莲,他能活下去是因为红莲的祈求,那么他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
神明告诉他,遇见他的爱人以后,他的生命就只有十年。
那日阳光正好,深夜走进教室带着砰砰跳的心脏凑过来,死皮赖脸做红莲的同桌。
“你好,以后就是同桌了,我叫深夜,星辰大海的深夜。”

而红莲出卖了爱情,只为了爱人能活的更久。
他忘记一切,清清爽爽走进校园。
他毁灭世界,为了不再错过他们的遇见。
深夜,十五岁那年我遇见你,就算是毁灭了世界我也觉得在所不惜。
“名字倒是好听。”红莲这样回答。

评论(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