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的名】柊的守护笔记

夏目友人帐中,的场静司X名取周一的CP,太萌了,没忍住。

OOC ,柊温和腹黑,夏目温柔天然黑设定。

柊为了保护主人名取不被。。的笔记

——————

我叫柊,是名取周一大人的式神,算是夏目大人的朋友,的场静司最想除的妖。

要是的场静司有个记仇本,我肯定是大写加粗在扉页,有我在他都不会恨别的牛鬼蛇神。

的场静司当年还是个毛孩子的时候,曾经劝名取大人增强能力,比如养个式神神马的。

瓜姬小姐姐就是名取大人那时候收的,我当式神还不到一年,但是名取周一这孩子我从他还是小白团子的时候就见过,的场你算个毛线的青梅竹马。

所以说,的场静司在名取大人身上的那点心思,本姑娘一个过来人,看的清清楚楚。

忘了说,我是站夏目和我家主人的,的场静司带着不可描述的笑容一进屋,就得开始提防被我们三个式神吓得终生不举。

小样儿,天天摆大户人家的少爷架子,然后没事就往我们这小家小户后墙跳?最后名取不堪其扰,买了个十八楼的单间,终于可以安心睡个好觉了。

这个家能进得来的只有天天斗地主的我们三个式神,主人名取大人,朋友夏目贵志,还有肥猫老师。

有时候我们也在一起闲扯,为啥那个的场静司天天和我们剑拔弩张,却始终对主人搞偷袭,名取那个稳重的行走荷尔蒙还偏偏次次中招一撩就炸。

瓜姬小姐姐说,其实当年的场和名取有时候是互相称呼名字的,场合不多,但是叫的温柔婉转点到为止。

她一学那句“静司”我就乐了,酥酥麻麻带一点口音,像是在说樱花开了也像是在逗奈良的小鹿,万千心事都在唇齿的一开一合间化作软软春泥。

鬼知道青春期的男孩子在想什么,瓜姬小姐姐补充。

想静司,想的场静司呗,不然还至于当二十来年单身狗?这长相这知名度要啥大姑娘小媳妇没有。

可是名取大人那段年少时光总是在离的场最远也是最近的地方, 隔着平光镜看着迷茫的未来。

不过从夏目口中,他们的关系就变成了单纯的敌对势力,所以一听我和瓜姬小姐姐说起他们这段不可描述的往事,一向温柔的少年眼里放出了诡异的光。

从前的斗地主八卦三人组,顿时就变成了一桌心脏打麻将,目的只有一个:

保护我单纯善良的主人不被吃干抹净一走了之。

胖喵吐槽过的场应该不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遭到了我们一致的白眼,难道他已经认定了的场会吃了我家主人?

辣眼睛。

夏目曾经出过馊主意要我扮做名取大人的女朋友,试探试探的场的心意,不过我估计还没试探出来我就先被仇杀,的场家还得打着祛除妖邪式神的旗号。

他怎么不去扮名取的男朋友?!

这个主意好,好到了除了夏目的所有人一致同意,瓜姬小姐姐把情书都帮忙写好了,只等着除妖人大会当天当着的场静司的面交给名取大人。

真的到了那天的时候,除了被蒙在鼓里的主人,的场静司的反应更是看点。

可是的场静司仿佛没看到一般,淡淡瞟了一眼该干什么干什么。

我家主人摘了眼镜,说句对不起就去了洗手间。

扎心了,我家名取大人的玻璃心,估计已经是稀里哗啦的碎一地,不过好像只是去上了个厕所,回来继续跟同行唠嗑接单子啥事没有。

这……这简直是电视剧里插广告全是尿点啊。

回来的时候名取大人约了我们去公园,本来以为会抽我们一顿,但是名取只是笑了笑,说了句更扎心的话。

“我和他很好,只不过不在一条路上走,迟早要道别,还好我们都没有回头的理由。”

可是他的样子不开心,很不开心。

然后的场静司来了,两个人去了河边,不知道是约架还是斗法,我脑补了一百种场景。

最后看到他们在一起坐着,啥都没干,从夕阳看到月亮。

主人不开心,和的场静司喝酒我们谁都不敢拦着。

第二天早上一推门,主人和的场静司在卧室里衣衫不整,吻痕随处可见。

合着那出人家家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失恋是演给我们看的?!

我们三个齐齐对的场静司竖中指,结果大少爷淡定的说这不是喝多了想帮周一桑把壁虎吸出来么。

骗鬼啊谁不知道你的场静司千杯不倒!

总之,我们的联盟败了,主人的贞操还是没能守住。





不过好在我和瓜姬小姐姐的事儿,的场静司没来搅和。
——————————

评论(31)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