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一药】原来你也是个大砍刀(十六)

我是手机党,电脑几乎没大量时间动,所有的精力几乎都用在构思故事上了,希望能原谅我的懒,还有不要脸。

原来你也是个大砍刀我新开的tag,应该不会有人占,晚上可能会展示我的首饰盒,古风软妹都有。

————————
(十六)

数珠丸的瞬移技能被两个徒弟练的早就炉火纯青,可一听说一期一振要下厨,还是抖了抖担心跑的比菜味扩散慢。

药研刚想跑,就被鲶尾一串神技能嘴炮突突倒地,数珠丸回头看徒弟受罪,于心不忍把鹤丸一个过肩摔撂倒扔地上,坐莺丸的车就要跑。

笑话,四花的不战而屈人之兵技能,江雪的和平主义念叨莺丸的拖延症,鹤丸的爱情观一期的菜谱,经历一样能不毁尽三观都是海明威附身堂吉诃德转世。

一期一振拖着半死不活开始吐魂的两个弟弟外加摔出半个脑震荡的鹤丸就往公司宿舍走,数珠丸捂着三日月的眼睛感叹后生可畏,军校这帮崽子一届比一届吓人。

“要不我们去我办公室叙叙旧吧,”三日月笑了笑,“喝喝茶,聊聊我们不存在的早恋。”

“还早恋呢,这都夕阳红了,”数珠丸指了指车窗外一团红白相间马赛克,“我记得你口味没这么重啊。”

三日月一想到粟田口小夫妻拼命撮合他和鹤丸的整个过程,一口咖啡卡在嗓子里呛得惊天动地,莺丸见状以为三日月担心鹤丸的人身安全,下车把老同学从一期的魔爪中解救出来,抬手就扔后备箱。

白色的东西染了血,本该是很美的。

如果不听到鲶尾的吐槽。

“三日月先生口味挺重啊,放着那么多美男不要,非挑走个用过的卫生巾去领证。”

这下三日月差点把肺呛出来,让莺丸靠边停车,让鹤丸国永牌卫生巾跑着回去吧。

四花都挺有精神,这不就很好?

三日月单纯的想着,差点忘了开车的懒鬼莺丸大大方方在上班高峰期抄了近路。

堵车了。

所以吸了血一样的鹤丸卫生巾,跑都不用跑,迈着四方步就上了车………的后备箱。

“这位同志,后备箱不能进人,车里三个人你进什么后备箱?都给我出来,车上有什么?”交警小哥骑着摩托往里一探头,把莺丸吓了个半死。

一张罚单贴过去,浑身是血的鹤丸被强抬到医院,三个人进派出所解释事情来龙去脉。

派出所里,一期一振已经和江雪宗三坐着喝茶了,三日月一进门,招财猫似的招手,吓得两个五花传说抖了三抖。

“你们犯啥事儿了?”数珠丸挑了个舒服的椅子坐上去,“我们是三日月他家用过的卫生巾进后备箱闹得。”

然后三人的目光直勾勾火辣辣毫不掩饰的盯着三日月。

本质上来说,没有人说谎但是听起来怪怪的。

一期一振腾的站起来请三日月坐下,一双金色的眼睛闪光灯一样咔嚓咔嚓。

“三日月殿下终于觉醒了某种OOC 设定了么?买那么多女性用品做什么……”一期小心翼翼的问生怕伤害了上司的自尊。

“是鹤丸搞的,算了说来话长,你们怎么了?”三日月看了看这三个人,怎么会不靠谱到进局子的程度。

江雪脸上的表情更加深沉,宗三笑的分外妖娆,怀里还抱着个扎着绷带的小夜。

“复仇……我要复仇!”小夜恶狠狠盯着一期。

“呦,一期王子这是做菜要毒死人家一家啊,”莺丸打趣道,“我说一期,人家都出家了,这打和尚算怎么回事。”

后来赶到的药研飞奔着靠在一期后背上,长长出了一口气,一五一十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江雪大大不是什么主战派,宗三更是当吉祥物乐的看热闹,三人闲着没事儿去看老同学压切长谷部,突然接到电话可以逃过一期煮饭的药研鲶尾乐的一蹦三尺高也跟着去。

长谷部扮成大学生在学校附近开酒吧,一大早没什么生意,给一行几人准备了食品酒水,自顾自收拾东西,让年纪不等的几个孩子先玩去。

小夜去上厕所,看见长谷部搀扶着一个青年,捅捅咕咕么么哒很是亲密的样子,也没太放在心上。

可是长谷部一坐下,就问了问宗三要不要和自己干同一行,这头人手不够还不能找外人,也是为掩人耳目。

同一行?和来路不明的社会青年捅捅咕咕么么哒?这叫什么,这叫牛郎!这叫逼良为♂!

“不!”小夜出声反对,恶狠狠盯着长谷部。

“我觉得挺好啊,正好我家麻烦孩子多,事情也多,总不能让你们一直帮忙带孩子……”一期有点不好意思,长谷部这里环境不错,怎么看都适合接待客人。

“不!”小夜的目光又恶狠狠盯着一期。

我……这是怎么了?一期求助的看着江雪,江雪也是一头雾水。

“我去做!哥哥不行!”小夜跳到桌子上,“别想当老鸨子!”

我……一期只觉得凭空一口大黑锅。

药研无可奈何,说活不多挣得也不少,小孩子不可以做这种事儿的。

“我当然知道!”小夜一瞪,药研无可奈何的趴在桌子上。

“一期哥,手给我,我们一起背锅当老鸨子。”药研扯过来一期的手,笑的茫然。

话怎么也说不清楚,小夜就报了警,有人在酒吧逼他哥哥做牛郎。

“所以说,是长谷部和恋人戏鸳鸯被误会了?”数珠丸捂着嘴笑,孩子的世界太小,看到什么就说什么。

“你要钱我给你!”小夜啪一声把三日月的钱包抢过来扔在一期一振脸上,“给哥哥赎身够不够!”

噗…………

三日月喷了过来通知他们可以走的小警员一脸茶水,敢怒不敢言的小哥恭恭敬敬把几位祖宗请出去,所有人都在憋笑。

药研把钱包掏出来,“一期哥我这就给你赎身。”

“傻,”一期笑的无比温柔,“今天晚上我让你报警都没用。”

“噗——”

评论(40)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