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主公已报警】本丸暗堕怎么办(下)有肉

有肉,而且不正常,别看

前几天本丸轰轰烈烈的暗堕迁坟事件在我的极力阻止下没成功,这次我给表弟报考回来烦上加烦的时候,他们还在讨论暗堕的事儿。

我忙的那会儿过去了又可以日更,把湫湫小天使@风梳烟沐° 也整进了本丸,未成年人进本丸,不可以不说是个大事。

湫湫说喜欢看肉,我家把暗堕当时髦的本丸就要表演鬼压床给湫湫看,我一听差点跪下,你们想咋的?

表演的主力还是一期和药研两位大佬,这二位是处对象的表率,表演肉应该不成什么问题,不过表演肉……恕在下孤陋寡闻,不得不看看。

一期:“其实暗堕应该改个名字,不然我们要是真暗堕的话,墓碑刻个性别为处男,怪不好意思的。”

“你能告诉我处男算什么性别么,”我白了一眼,“你们别真动手动脚的,可有未成年啊!”

“大将放心,”药研拍了拍我肩膀,“我们今天演广播剧。”

隔着帘子捅捅咕咕还不如直接操呢好么……

鹤丸戳了我脊梁骨一下,告诉我这粟田口两口子是暗堕钉子户,无论如何也研究暗堕的事,谁也没他俩执着,然后其他名字里带藤四郎的就不让讨论。

明白,家丑不可外扬。

一期:“我死也要和你死一起!”
药研:“我也是,咱们做鬼成双成对翩翩飞。”

湫湫一口茶水从嘴里喷到数珠丸后脑勺,然后扭头装不知道,人家头发多,一回头指不定抽谁脸上。

一期:“我要跟你整一宿,先钻苞米地再上炕,操出一草垛火星子。”
药研:“没错,火星四射!”

等会儿……这是东北肉?我……我发誓再也不带东北口音……

一期:“洞房花烛夜,打一词语——”
药研:“闹鬼!”
一期:“高级加速符!”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期:“啊~~~你的大腿你的腚,我可稀罕了!”
药研:“一期哥也一起光腚上炕,穿衣服算咋回事?”
一期:“那你给我扒光腚喽!”
药研:“挺大个人上炕啥都说,也不嫌磕碜!”

哎我操……你们……你们至于这么毁形象么?

一期探出头来看着我,“不就是戏鸳鸯么,只不过变了东北口音,我说要狠激烈,药研说好,然后让药研帮我脱衣服,他不好意思,难道不是这个过程?”

是,没毛病……但是太搞笑了好不好,完全没有肉的气氛了……脑补你们穿的跟粽子似的,我有点出戏,OOC就是这么写的吧……

一期:“躲啥,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蔫蔫唧唧的可不是你的尿性。”
药研:“一期哥平时也不酱婶儿滴啊,天天人模狗样儿的咋一上炕就没那股子劲儿了呢!”
一期:“还不都赖你长得太水灵了么。”
药研:“还是一期哥长得带劲。”

……我错了,我应该经常来本丸看你们,暗堕个毛线啊这是暗杀吧!

一期:“这腿……艾玛太得劲儿了,一瞅我家药研就没跟别人弄过。”
药研:“那可不是咋的……你跟别人弄过啊?”
一期:“啊~~~怎么可能,咿呀得劲儿,让你顺嘴胡嘞嘞,今儿晚上整你到明天出去吓唬不了人。”

还……还真闹鬼啊……

药研:“太蹬鼻子上脸了,那块儿一期哥不能捅咕,刺挠!”
一期:“忍着,别一点小事破马张飞的,还是不是我弟弟了?”
药研:“哥……疼!”

不行,没法入戏。

一期:“别动弹,越动弹越疼,艾玛太紧了,勒的蹦蹦紧啊!”
药研:“不……不整了,不整了,说啥我也不整了!”
一期:“嘿!哈!全捅进去了,让你嘚瑟。”

我决定调查调查剧本谁写的,顺便去买瓶水给湫湫喝,这会儿喝啥都会喷出来的。

药研:“啊,轻点啊,多大仇啊我吃你贡品遭天谴了你使这么大劲儿……”
一期:“一会儿让你没劲儿嚷嚷!”

粟田口家集体摇头,鸣狐发誓剧本不是他们写的,大伙儿都很安静。

一期:“老实了吧?还操不操了?”
药研:“操……”

我忍无可忍,把鹤丸一把揪出来,在屈打成招,不,威逼利诱下,他对于自己传播东北话开车的罪行供认不讳。

暗堕的肉我从前一直以为是黑色基调的极致唯美与疯狂,可是我错了。

我的本丸里,任何改革都是行不通的,谢幕的时候一期和药研收获了全本丸的掌声包括湫湫。

除了我,我在本丸的神奇价值观指导下捂着脸蹲在本丸的樱花树下。

谁给我根麻绳,我马上去暗堕。

评论(58)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