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all不二】一路花开(佐伯不二篇)

最近太浪被老婆抓现行,为老婆产粮,赎罪希望少跪两分钟榴莲。

CP每章只有一个,网球王子不二周助中心,原著风设定。

祝福每一对幼驯染,都拥有快乐的童年。

————
青梅不在,竹马老去,从此我爱的人只有你。

听说过雪花莲么?生长在地中海消亡边界的纯洁花朵,永远面向未知的远方,仿佛把隔岸观火的爱情传颂,最后只是听得到湿润温柔的海风。

佐伯第一次见到不二的时候,是在海边,眉目五官还没长开的小男孩,其实没有什么惊艳的感觉。

但是小小的不二很白,白到佐伯连一口气都不敢吹。

札幌那边在冬天会持续三个月的雪,仿佛短暂停留在了他的面前,温润到一伸手就会化掉。

“虎次郎,快打招呼啊,这是不二叔叔家的孩子,周助。”妈妈推了推刚才还在玩沙土的小男孩。

他慌忙搓了搓手,又在衬衫上擦了擦,这才小心翼翼的伸出来。

“周助你好,我叫佐伯虎次郎,请多关照!”

不二笑了笑,小小的眉眼舒展开来,咬了咬嘴唇,“虎次郎应该叫我不二,我可是家里的长男呢!”

“那你也叫我佐伯好了,我不光是长男,还是家里的栋梁!”佐伯歪了歪头。

两个孩子的手握在一起,用对方婉转好听的姓氏认可了这个一辈子的朋友。

虽然日后不二再三解释那次见面只是想捉弄捉弄当时比他高了一个头的佐伯,但是在对方的心里,还是更偏爱吟咏对方的姓氏。

Fuji,轻轻张开唇再快速收回成一个微笑,仿佛偷吻了天使,闭上眼睛就能看到小小甜蜜的海面。

不二从小就缠着佐伯讲一个故事。

地面上有个迷路的天使,他遇见了海里的珍珠蚌,珍珠蚌不想做珍珠,而是想修炼成人,上岸和小天使一起玩。

可是修炼成人,需要八千张微笑的人脸作为画像,小天使只是迷路才来到人间,他也想帮助珍珠蚌,于是就飞来飞去到处寻找画师,珍珠蚌等了好久,都不见小天使回来,以为他的朋友找到了回家的路,就不要珍珠蚌了。

可是小天使陪了他那么久,珍珠蚌也想送给小天使最好的东西,哪怕他的寿命远远没有小天使长久。

珍珠蚌把等待的心意做成了珍珠,每一天都在思念中聚沙成塔,他做的珍珠比谁都晶莹圆润,成了海里最大的宝藏。

小天使伤痕累累的回到海岸时,诉说那段刻骨铭心想念的,只剩下一颗圆满到剔透的泪水。

故事就到这里结束,小小的不二和佐伯坐在沙滩上,一遍遍的讲着。

“照相机真是个好东西,”不二颇有些感伤的吹着一个贝壳,“珍珠蚌就不用等那么久,天使也不需要走那些千山万水。”

“是呢。”佐伯暗自想,不二还好不是天使,没有离开他。

年少的岁月总是太过仓促,不二的确是天使,和家人一起离开了那篇寂寞的海岸。

谁都不知道故事的结尾,天使有没有找到自己的家,有没有收集够八千个微笑,再回到海岸,回到珍珠蚌的身边把年少的岁月绵延成丝路。

但是两个孩子懵懵懂懂的心意,却是比珍珠还要宝贵啊。

还好,不二很会用照相机。

还好,佐伯一直都在等待。

佐伯一直相信,不二周助这个人,在经历儿女情长悲欢离合,收集满微笑之后,会来圆满天使和珍珠蚌的童话。

即使他做不到,那这份心意,也在静谧的海面,等待黎明。

————————

致青梅竹马,童话一般懵懂无言的心意。

评论(1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