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要当太太别人去当,我一介书生,一天是学生,一生都是学生。

【一药】原来你也是个大砍刀(十五)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大砍刀系列一定会出本子,然而不着急,这玩意咋地也得写个一百来章,遥遥无期,能追下去的都是最强王者,到时候没准都忘了我就可以装傻了。

 

人懒,这几天旅行加上做公益,一切出的本子都会义卖然后利润全部捐给英雄老兵,被一句话戳到了,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公益活动。

 

希望各位小天使能和我一起,努力回报这个温柔的大家庭,善良是会互相感染互相传递的,我会一直努力在志愿活动的前线,爱大家哦。

 

——————————————————————

(十五)

 

一期一大早收拾了东西准备去三日月那里报告的时候,正好撞上带着反光眼镜的药研。

 

关键是这眼镜反光的让人根本躲不开,活脱脱的两个镜子,晃得一期睁不开眼睛,撒哈拉沙漠般金黄的双瞳哗哗淌眼泪。

 

“药研你把数珠丸殿下的眼镜借来了么,谋杀亲哥啊?”一期忍着酸痛飞奔过去抱住自家宝宝打算来个亲热大全套。

 

“不是啊,我来的时候着急撞碎了经纪大楼的玻璃,寻思留点纪念回去送给师傅,干脆用碎玻璃磨了个反光眼镜,还挺辣眼睛的。”

 

“有没有受伤?”一期拉着自家宝宝上上下下检查一遍才意识到,“等会儿,药研你没有车钥匙怎么撞得?”

 

远远的传来鼓点一般的脚步声。

 

“电瓶车呗——啊累死我了,管管你家属,又TM骑电瓶车上高速,”数珠丸掐着佛珠念念有词,“可累死贫僧了。”

 

“数珠丸殿下,药研不懂事我一定好好教育。”一期单膝跪地不敢抬头,毕竟眼前这位五花大魔王可是人间少有的能让三日月殿下都能右眼皮狂跳,同期四花江雪殿下都得叫一声方丈的神人,关键是能把自家熊孩子教育成小魔王的人,能是什么好鸟。

 

结果自家药研屁颠屁颠跑过去把新眼镜给师傅戴上,一派的父慈子孝,说好的小别胜新婚一概没有。

 

这是什么情况?难不成是药研打算反攻所以叫上了他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师傅,官高一级压死人,但是怎么压和哪个压,依旧是个问题。

 

腹黑偶像也有被自己脑补搞到一口老血喷大地的时候,他不敢琢磨数珠丸到底是来帮徒弟出气的还是纯吃饱了撑的,一想到药研想上了自己力不从心,去找师傅哭诉闺房秘事求帮忙的场景,完全是自家宝宝干得出来的事儿,数珠丸活了那么多年,不好好当个朝阳区老大爷专凑这种热闹,也不是说不通。

 

“一期一振,听说你让我大徒弟受委屈了?”数珠丸戴着反光墨镜对准一期的眼睛,“多亏我不睁眼睛,不然就能看到你行那些苟且之事,你说你该不该听媳妇的话?”

 

一期慌了,他没想到这师徒俩在生气他和其他声优色气的配音,脑子里疯狂旋转着那个没成事的洞房花烛夜,合着偷听的不只是鹤丸宗三,数珠丸这六根不净的和尚也来了?

 

“药研,对不起,我应该事事都让你顺心,可是这次不行,”一期一脸的痛心疾首如丧考妣,“我实在是受不了......这么羞耻的事........”

 

忠贞不二的青年偶像发誓,他是真不想在洞房花烛夜的时候被长发老和尚死死压住,然后被自家娇小可爱的宝宝各种不可描述,画面太美,他还年轻。

 

“这个时候想起要脸了,和那群男生一起娇喘的时候怎么没说羞耻,一期哥做偶像可不能走偏啊......”药研看起来比一期还痛心。

 

合着自家宝宝找的援军还不止数珠丸一个?一群人目睹一期被药研取长补短,还要不要他四花的脸了。

 

“药研你说什么都没用,我去包酒店,现在就圆房!”一期近乎于怒吼出这句话。

 

“说得好啊.....”三日月拖着鹤丸从角落走出来,“可是我和数珠丸这么大岁数,听这些是不是有点太刺激了。”

 

数珠丸一听是老朋友的声音,猛地回头,墨镜差点晃瞎鹤丸的眼睛。

 

莺丸的摩托车载着鲶尾急匆匆跑过来。

 

“药研你误会一期哥了,我早上刚看的重播,一期哥没做出格的事,他就是在录音,你想歪了!!!!!”

 

场面一片寂静,只有三日月还在感叹药研今天撞碎了那栋要拆的楼,准备爆破工作那么辛苦,一个电瓶车就搞定了,还是粟田口出人才。

 

“所以说,我的真人秀直播你们都没看,对吧?”一期目光所及之处皆是哆哆嗦嗦的人,“鲶尾,药研,鹤丸.....我想做菜给你们吃。”

 


评论(42)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