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似芊芊

用中国风讲中国人自己的故事

@窗边的豆子000 女神收图

心不愿遇到沙漠,于是遇见你一笔绿到深秋。

【主公已报警】本丸暗堕怎么办(下)有肉

有肉,而且不正常,别看

前几天本丸轰轰烈烈的暗堕迁坟事件在我的极力阻止下没成功,这次我给表弟报考回来烦上加烦的时候,他们还在讨论暗堕的事儿。

我忙的那会儿过去了又可以日更,把湫湫小天使@风梳烟沐° 也整进了本丸,未成年人进本丸,不可以不说是个大事。

湫湫说喜欢看肉,我家把暗堕当时髦的本丸就要表演鬼压床给湫湫看,我一听差点跪下,你们想咋的?

表演的主力还是一期和药研两位大佬,这二位是处对象的表率,表演肉应该不成什么问题,不过表演肉……恕在下孤陋寡闻,不得不看看。

一期:“其实暗堕应该改个名字,不然我们要是真暗堕的话,墓碑刻个性别为处男,怪不好意思的。”

“你能告诉我处男算什么性别么,”我白了一眼,“你们别真动手动脚的,可有未成年啊!”

“大将放心,”药研拍了拍我肩膀,“我们今天演广播剧。”

隔着帘子捅捅咕咕还不如直接操呢好么……

鹤丸戳了我脊梁骨一下,告诉我这粟田口两口子是暗堕钉子户,无论如何也研究暗堕的事,谁也没他俩执着,然后其他名字里带藤四郎的就不让讨论。

明白,家丑不可外扬。

一期:“我死也要和你死一起!”
药研:“我也是,咱们做鬼成双成对翩翩飞。”

湫湫一口茶水从嘴里喷到数珠丸后脑勺,然后扭头装不知道,人家头发多,一回头指不定抽谁脸上。

一期:“我要跟你整一宿,先钻苞米地再上炕,操出一草垛火星子。”
药研:“没错,火星四射!”

等会儿……这是东北肉?我……我发誓再也不带东北口音……

一期:“洞房花烛夜,打一词语——”
药研:“闹鬼!”
一期:“高级加速符!”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期:“啊~~~你的大腿你的腚,我可稀罕了!”
药研:“一期哥也一起光腚上炕,穿衣服算咋回事?”
一期:“那你给我扒光腚喽!”
药研:“挺大个人上炕啥都说,也不嫌磕碜!”

哎我操……你们……你们至于这么毁形象么?

一期探出头来看着我,“不就是戏鸳鸯么,只不过变了东北口音,我说要狠激烈,药研说好,然后让药研帮我脱衣服,他不好意思,难道不是这个过程?”

是,没毛病……但是太搞笑了好不好,完全没有肉的气氛了……脑补你们穿的跟粽子似的,我有点出戏,OOC就是这么写的吧……

一期:“躲啥,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蔫蔫唧唧的可不是你的尿性。”
药研:“一期哥平时也不酱婶儿滴啊,天天人模狗样儿的咋一上炕就没那股子劲儿了呢!”
一期:“还不都赖你长得太水灵了么。”
药研:“还是一期哥长得带劲。”

……我错了,我应该经常来本丸看你们,暗堕个毛线啊这是暗杀吧!

一期:“这腿……艾玛太得劲儿了,一瞅我家药研就没跟别人弄过。”
药研:“那可不是咋的……你跟别人弄过啊?”
一期:“啊~~~怎么可能,咿呀得劲儿,让你顺嘴胡嘞嘞,今儿晚上整你到明天出去吓唬不了人。”

还……还真闹鬼啊……

药研:“太蹬鼻子上脸了,那块儿一期哥不能捅咕,刺挠!”
一期:“忍着,别一点小事破马张飞的,还是不是我弟弟了?”
药研:“哥……疼!”

不行,没法入戏。

一期:“别动弹,越动弹越疼,艾玛太紧了,勒的蹦蹦紧啊!”
药研:“不……不整了,不整了,说啥我也不整了!”
一期:“嘿!哈!全捅进去了,让你嘚瑟。”

我决定调查调查剧本谁写的,顺便去买瓶水给湫湫喝,这会儿喝啥都会喷出来的。

药研:“啊,轻点啊,多大仇啊我吃你贡品遭天谴了你使这么大劲儿……”
一期:“一会儿让你没劲儿嚷嚷!”

粟田口家集体摇头,鸣狐发誓剧本不是他们写的,大伙儿都很安静。

一期:“老实了吧?还操不操了?”
药研:“操……”

我忍无可忍,把鹤丸一把揪出来,在屈打成招,不,威逼利诱下,他对于自己传播东北话开车的罪行供认不讳。

暗堕的肉我从前一直以为是黑色基调的极致唯美与疯狂,可是我错了。

我的本丸里,任何改革都是行不通的,谢幕的时候一期和药研收获了全本丸的掌声包括湫湫。

除了我,我在本丸的神奇价值观指导下捂着脸蹲在本丸的樱花树下。

谁给我根麻绳,我马上去暗堕。

【多CP】黑白无常(一)

算作是直接搬《芊芊》的设定吧,觉得妙得很,双女审神者,执行各种任务,一路经历各种人情冷暖的短篇合集,每一章都有不同的故事。

感谢认真努力生活的你。

一药,三日鹤,烛压切,石青,鲶骨……

OOC ,不看绕道。

女审神者若若,黑无常,孪生妹妹白无常。
————————

世上的黑白无常,生前皆是有情有义之人,死后一同收人魂魄指明前路,若是有情人而未记载于姻缘簿上,黑无常黑夜当差锁了男子魂魄,白无常白日当差引女子过河,两两不得相见,直到情缘散尽,各自投胎重回世上……

而这样的黑白无常,有很多很多……

(一)见习生

若若离开本丸后最后一次见到恋人,还是在阎罗殿里。

阎王是个和蔼可亲的大叔,一边摇头一边叹气的看着两个生的一模一样的年轻姑娘,如果有一天两个姑娘不再继续这段不该有的孽缘,就不必下地狱而是直接投胎,对有情有义的人,地府规矩总是暖的。

若若噗嗤一声乐了,引得另一个姑娘跟着乐,地府充满了女孩子的欢笑声。

“这有什么可笑的,你俩快叙叙旧说说体己话吧,以后就白日黑夜不复相见了。”牛头抖了抖面具,下面隐隐露出俊秀少年的侧脸。

“就是就是。”马面睁着毛茸茸的漂亮大眼睛,面具下的脸白皙好看。

“又不怕,以后若若喜不喜欢我,就看我们当差多久啦,上一任黑白无常当差了多久?”另一个姑娘挽住若若的胳膊,“我就看若若能喜欢多久!”

看着女孩鼓着腮帮的样子,若若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脸颊,“我喜欢你超过你喜欢我就是了。”

牛头马面凑在一起看着女孩子拌嘴入了迷,地府好久没有这样好的笑声了。

“到时辰了,你们现在是见习生,也就是实习的黑白无常,转正考试没通过就要下地狱,明白么?”牛头清了清嗓子正色道。

“就是就是。”马面跟着点头。

任务很简单,第二天晚上去接一个十二岁寿命已尽的孩子回地府。

由于是第一次执行任务,若若去了生前最留恋的本丸原原本本诉说了过程,然而不管怎么解释,长谷部都抱着柱子鬼哭狼嚎没照顾好两个主公,一朝两个女孩子撒手人寰让他怎么活……

“我俩这不是回来了么,又不是死了让你们全都跟着殉葬。”若若白了长谷部一眼,对方被噎得腿一软差点跪下。

还在低估姐姐比妹妹还毒舌的鹤丸直接收获了一记眼刀,连拖带拽拎着四十米长锁链的若若就要出去执行任务。

“要不……”鲶尾骨喰弯腰赶紧帮忙提溜锁链,“带着我们吧。”

“不用不用,我忙完了转正了再回来找你们玩,”若若赶紧收拾锁链,“你们别跟着操心了。”

一众见过大场面的刀剑男士眼睁睁看着若若笨手笨脚怎么也收拾不好一地的铁链,都自发情愿要帮忙。

“这不和打时间溯行军一样么?”烛台切扛着本体刀,“老规矩,出阵六个人。”

“那……那药研,骨喰,青江,长谷部,鹤丸,宗三跟我走吧。”若若扫了一眼人群。

“能不拆CP么……”

最后还是决定了一期药研,烛台切长谷部,鲶尾骨喰几个相对而言比较靠谱的跟着若若去执行任务。

地点中国贫困山区,引领打工深夜回乡不慎坠下山崖的小姑娘去地府,任务完成即可转正。

若若握着锁链,默念了好几遍的大悲咒,拿着牛头给的瞬移符,直奔山区去了。

七个人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透过杂乱的灌木丛,一轮浑圆的月亮仿佛追上来般的近,四周满是血腥味。

“姑娘你怎么样!快醒醒!”

药研的声音在夜幕下尤为低沉,短刀的侦查力远不是一众大人可以相提并论,月色之下小小的身影蹲下,唯有银色手术剪反射着柔情的光芒。

孩子的世界里,看到危急关头,想到救助和一切美好的事就会去做,可是大人不一定,道德法律人情世故压在心上,伸出的手又会缩回去。

“快帮我固定住她的身体,人在吐泡沫血,肋骨扎肺里了,还有救!”药研擦了把姑娘嘴角的血。

若若张了张嘴,一把拉住要去指责药研的长谷部,“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可是我们来了,这也是她的命。”

一期拿披肩擦了擦药研的手臂,“万一血液里带什么疾病就不好了,应急处理过后抓紧时间送医院吧,药研鲶尾和骨喰不要碰,我和烛台切来抬这位姑娘。”

长谷部直勾勾盯着一期的眼睛。

“喂喂喂别擅自使唤人啊!这可是主殿的重要考验,你们想要做什么,救活了一个女人,所以主殿去下地狱?”

“可是见死不救的话我们来又有什么意义呢,主公大可以告诉阎王是我们提前一步救了姑娘,骨喰也在哥哥也在,去哪里我都不怕,”鲶尾挠了挠脸,“你呢长谷部?”

“以后你们要听烛台切的话,这女人是我自己要救的,争执之下还因此打伤了主殿,听懂了么?”

长谷部低着头,去抢若若手里的瞬移符,可是若若死死攥住,除了黑无常外其他人根本无法使用。

“药研,处理完我们去送医院,速度快,”若若蹲下来,“接下来就没事了,你不会死的。”

姑娘在濒死的极度的痛苦之中,并不知道自己的生命正在一个死神的手里接力,延续。

确认市医院急诊的手术室关门亮灯后,几人长叹一口气,擦了擦冷汗。

“我回去领命,谁都别掺和,记着,你们好好的,天亮了妹妹会回去看你们,”若若看了看三对凑在一起的有情人,“要是再不见还有妹妹和你们在一起。”

“若若……”烛台切摇了摇头,“原谅我这样称呼您,总觉得我们忽略了什么,仿佛从一开始就未曾见过什么灵魂,若是从一开始就锁了这姑娘回去,倒是一定会害死她的。”

明明是夏季,却仿佛最寒冷的风吹过。

“我们过去的时候,这姑娘没有死,而且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死。”药研用矿泉水冲着带血的手套。

“会不会根本就不是这姑娘,我们找错了人?”鲶尾瞪大了眼睛。

几人飞速回到那个陡峭的山路,却只发现了一滩血迹,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去附近村庄找找看吧,”一期担忧的看着药研单薄过分的出阵装,“药研穿上这个。”

“不冷。”

拿着锁链的若若担心深更半夜穿黑袍吓到村里人,硬扯着药研的白大褂把自己塞进去,却看见远处的村口,一大群人或是蹲着或者站着打哈欠,仿佛等着谁。

“闺女,你看没看见一个女学生,比你小个五六岁,要上高中,谁晓得她真要考,怕我们交不上学费,娃要上学咋能不交,她弟也说不读了供姐读……”大娘急得话也说不利索,“咱多久没来外人了,可不是有啥坏事儿!”

“没,我是她老师,她很好。”若若握了握大娘的手,却反被对方死死抓住。

“自己的闺女出不出事,娘心口疼,你说,你把咱闺女弄哪去了?”

若若挣脱开大娘的手,一阵风似得回去看了看姑娘的情况,补交了医药费,蹲在路口和鲶尾喝汽水喝的开心。

“天要亮了,我也该回去了。”若若拍拍屁股,她家的刀剑从头到尾都没琢磨过见死不救,善良的人不该得到恶报。

这不是黎明,这是比黑色更浓的深夜。

那姑娘和父母的误会,就让他们在漫长的时间里一点点消弭,日子还长长久久,黑白无常总不至于抢了活人的寿命交差。

鲶尾喝过的汽水,骨喰直接就着对方的手吸了口,双生子甜蜜的互动看的若若一阵羡慕。

一期和药研因为接触血液会不会有问题争执不休,烛台切和长谷部绝口不提其他,琢磨着回本丸做点什么好吃的。

这也是黎明,比红色还灼热。

——————

若若跪在阎罗殿里,一向慈眉善目的阎王惊堂木一拍,吓得牛头一哆嗦。

“你合格了,以后就是真正的黑无常。”阎王笑了笑。

“啊???”

牛头叹了口气,“那个姑娘命不该绝,生死簿都没给你看过,多亏了你身边几个小哥心地善良,竟然抢着下地狱,不过若并非生死簿出现过的人,黑白无常的锁链也毫无作用。”

马面扶起跪的膝盖发凉的若若,“就是就是。”

回头一看地府,仿佛是充满了阳光。

可是和恋人白昼黑夜不复相见,哪里还分得清人间地狱呢?

本丸的大家,一定会幸福,若是姻缘簿没有他们的名字,偷偷写上去也不碍事。

若若这样想着。

【个人观点】甘洒热血写春秋

关于男乒仅仅代表个人观点,昨天已经发了一篇但因为有人举报而消失,今天继续发声。

忙着给我三叔家的表弟报考,最近都没什么心情更文,他551分,省排名一万,进个差不多的211我就心满意足了。

四年后又是一个为种花家建设奉献全部青春的优秀青年,我是这样相信着的。

可是英雄抛头颅洒热血,却受尽委屈。

也许是因为钱,因为权势,因为一切的一切我们不知道也不明白的东西。

可我们除了努力学习努力工作,什么也做不了,只有快点长大,让时间和更强大的自己带走那一代最黑暗的东西。

可是刘月半叔叔,对不起,我们还没来得及长大,就要眼睁睁看着您受尽委屈。

媒体被控制,连说出观点的地方都没有,还有一些同伴,担心龙队他们的前途,拒绝发声。

他们还是要打球的。

是,他们要打球,在一个温柔的,尊重英雄的,平等的地方,而不是这样的体制这样的待遇。

他们堵上前途,为了爱戴的刘叔叔,为了国家队的前途为了同伴为了后辈的未来,把一切罪责都扛在自己肩上。

有血性,有担当。

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强大,不为他们努力呢?

好好学习。

好好工作。

为了我们所爱的英雄,拥有更好的领奖台。

不想世界为你们你们升起国旗,我们却无法保护你。

——————
个人观点,不介意任何形式转载撕逼。

我妈说,当找不出来词夸自己的时候,就应该画幅画。

于是我打算去学画画。。。

试试彩铅,水溶性辉柏嘉,十分好用,推荐

【主公已报警】本丸暗堕怎么办(上)

CP多,一药,三日鹤,石青,烛压切。

注意避雷哦小天使们,还有依旧想教我做人的。

OOC极其过分不喜勿看,祝各位最近一切顺利,中考加油!

————————
我家的本丸一向以魔性著称,这几天毕业的破事也快彻底忙完了,在本丸嗑了一下午瓜子,感觉嘴里有点咸,就凑一起喝茶唠嗑。

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暗堕的事儿,然后各自翻字典起谥号写墓志铭,我拦都拦不住,这也太晦气了!

拉过来豆豆女神想阻止他们,可是这帮玩意儿都写的差不多了,好生气……

谥号,墓志铭,碑文都不可以给自己起,小朋友们一定不要学!
——————

第一份:三日月宗近

谥号:绝代风华欧洲血统求仁得仁想当男主天下五剑我最好看氪金爷爷

庙号:这太不好意思了

墓志铭:抬起你的脚踩我袖子了

碑文:三日月宗近,大和民族,天下五剑,一心想当男主然后鹤丸国永当女主拍AV,成就卓越,是本丸全体的偶像以及国民爷爷。

——————

第二份:鹤丸国永

谥号:预约就送三条大佬搞事先锋白毛浮绿水欧洲姥爷

庙号:扛把子

墓志铭:来了就别走了咱们坟头蹦迪

碑文:鹤丸国永,大和民族,四花之一,一心想作尽天下死和爷爷双宿双飞拍AV,成就卓越,是本丸全体的过街老鼠以及国民姥爷。

——————

第三份:一期一振

谥号:怀柔忠义至仁纯孝文勤武略隆运康健皇刀

庙号:药研在我旁边不好意思写

墓志铭:踩弟弟一分,我咒你满门

碑文:繁华一梦入红莲,浮生百年血碧染,朝服衣冠夕征战,霜尽酣歌春画栏。低语红妆半日闲,高谈绿袖百湖畔,吉光不改武道魂,庙堂春深是凡人。

——————

第四份:药研藤四郎

谥号:药研通吉光

庙号:我不懂风雅之事啊大将

墓志铭:你不动我,我不动你

碑文:我想抄一期哥的,又没明白一期哥写的什么东西拿去问宗三,他说一期哥是太久不出阵闲的蛋疼加上他喜欢我,这……真是战场上长大的我搞不懂的事啊。

——————

第五份:石切丸

谥号:?@♂+你爹

庙号:同上

墓志铭:死于破四旧的反迷信运动

碑文:驱邪找你爸爸,扫码驱邪抓鬼有好礼相送,顺便青江的微信不用加了,省的他玩死后摇一摇。

——————

第六份:青江

谥号:笑面(算么?)

庙号:不告诉你

墓志铭: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碑文:扫码加微信,可以给孩子们讲故事,细数你的甜美笑容,关注公众号“笑面小青江”

——————
第七份:烛台切光忠

谥号:咪总(😂我觉得这个就很好听)

庙号:妈妈(这样就不错😘)

墓志铭:吃好喝好,喝好吃好

碑文:我不在的话你会照顾好自己么?谁来教你做乌冬面呢?一想到这些我们一起去死也很开心。

——————
第八份:压切长谷部

谥号:压切(好讨厌这个名字)

庙号:这是什么?

墓志铭:生前是主公的刀,死后是主公的死刀

碑文:主公我一定会回去找你的!!!(烛台切也一起)

——————

我有点想哭,非常想哭。

这都是些什么鬼东西,别人家暗堕都是黑暗哥特系,你们暗堕………还是算了吧辣眼睛。

我再也不说让你们去死了,我的本丸,请你们好好活着。

谥号,庙号,墓志铭,碑文都不可乱用不可自己拿去玩,尊重逝者。

臭不要脸的自画像。

取材自拍还有平常总梳的发型,编好用木钗固定住,嗷嗷稀罕半臂,要说唯一和其他人不一样的话。。。。有颗痣。

和丑不沾边,也绝对不漂亮,很软的长相,很屌的心😂😂😂😂😂😂

【粟田口】人性测试(CP向)

一药,鲶骨,平前,双狐等,黑暗向注意避雷。

送给正在努力为我做签名的小天使@白府右京 ,写给粟田口全员OOC(我TM就OOC,谁看谁活该一生平安)。

人性测试,现在开始!

——————
相知相守:

骨喰藤四郎恢复意识的时候,先闻到了刺鼻的血腥味。

平时柔顺的头发黏答答的贴在耳边,很不舒服,一抠下来带着斑斑块块的黏腻感。

是血,凝结在脸上,不知道是谁的血。

“鲶尾!”骨喰揉揉眼睛,鲶尾在哪里……

“我在……”

长发的男孩子头绳不知道丢到哪里去,半只眼睛被头发遮住,平时打理的一丝不苟的标志性呆毛铺在地上找不到踪影。

他们互相搀扶着爬起来,花岗岩的地面咯的膝盖生疼,对方的身体潮湿冰冷,鲶尾没做多想一把扯过孪生兄弟搂进怀里。

“我们这是在哪?”鲶尾瞪着大眼睛环视四周,却只在昏暗的光线下看到了血迹斑斑的密室。

这里看起来像是个隐秘的牢房,他们仿佛昨天还在一家本丸里欢笑着,难道这是个梦境?

咯噔噔的铁链拖动声响起,两人背对背依靠着做出防御的姿势。

机械声音响起。

“欢迎你们进行人性测试,测试题——守护,这间密室就是为了你们兄弟准备的,从计时开始的五分钟后,就会从四面八方喷洒出王水,它的毁灭性我相信你们也很清楚,而唯一的门需要两人合力推开,在推动的一瞬间就会向掌心注射毒液,但是解药只有一份,只有走出去的人才能得到。”

从天而降的显示屏上播放着快进视频,一男一女在这间屋子逃生,男人恶狠狠把女人推向剧毒的门,按着女人的后背用力推……最后因为女人不配合,力量不足没能推动,他们在酸雾中变成了一团肉泥。

紧紧握着对方手的少年一起去查看了门的状况,上面是细小又无比坚硬的密刺,而除此之外别无生路。

“我们只能照做了,”鲶尾深深看了一眼骨喰,“视频显示这东西毒性很强,我们得快点。”

他们的眼里,深藏着柔情的光芒。

“用力!”

两双手已是鲜血淋漓,在推开一条缝的瞬间,鲶尾把手伸向骨喰。

他的孪生兄弟狠狠一推,把自己留在了密室里。

“骨喰!你出来,你出来啊——”

白发的少年不为所动,他嘴上不说,但看得清楚,鲶尾又一次想拯救自己,就像大阪城的那场大火,是鲶尾把自己紧紧搂在身下,骨喰藤四郎无伤,却失去了最重要的人。

骨喰想起来了。

这次,换我来守护你。

隔着一扇门,鲶尾用力拍打着,要他最重要的人出来,和他一起回家。

或许是毒素的力量,他们的世界陷入了深深的黑暗。

“恭喜你们,测试成功——”

然而他们没能听得到。

——————
你中有我:

药研醒来的时候,正窝在他最喜欢的人怀里。

一期哥。

那双金色眸子少有的凌厉目光,拥抱着药研的姿态仿佛是全世界最稀有的珍宝遭遇了强盗。

花岗岩的密室四周完全封闭,氧气有些稀薄。

“大意了,这是什么地方?”药研挣脱出一期的怀抱,摸了摸石壁,严丝合缝。

铁链拖动的声音响起,从正上方缓缓落下显示屏。

鲶尾和骨喰从进入密室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景象被完全放映出来,光芒映照着两人的脸色,惨白而暗淡。

“竟然伤害我的弟弟!”一期条件反射的拔剑,却发现左手边什么都没有。

机械声响起。

“想见他们的话,就要通过一个小洞跑出这个房间,而这个房间是活动的,会在五秒钟之内缩小到只能容纳一个人的大小,如果运气好的话,那个大人也能跑出去,五分钟商讨时间,铃声响起,信任测试开始!”

“我不会看着一期哥死。”药研认真的看着一期一振。

“可是药研必须去救鲶尾和骨喰,是你的话一定有办法到他们那里去的,”一期冷着脸,“这是兄长的命令。”

药研自顾自敲着石制墙壁,“回到大将那里去,只要哥哥还在,兄弟们就还有能回去的地方。”

无论是谁,只要为了同一个理由战斗,我就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倒在我的面前。

当一期拒绝一个人逃离,和药研的肋骨狠狠挤压在一起的时候,终于有了紧紧拥抱的理由。

“我们即使见到了鲶尾和骨喰,也救不了他们。”

“无论如何,药研都不会背叛一期哥。”
“我也不会丢下你……”

机械声再度响起。

“恭喜你们,测试成功——”

——————
掌握命运:

平野和鸣狐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困在缆车里,身下万丈深渊。

面前一台显示器,一个按钮。

显示器上播放着一期药研,鲶尾骨喰的凄惨经历,右上角的小窗口,是前田和小狐丸同样惊慌失措的脸。

他们最重要的人在屏幕另一端,看得见却摸不着。

“人性测试现在开始——只要按下面前的按钮,就能得以幸免,不过对方的缆车就会断掉钢索坠入深渊,如果不按下,就永远不会有人来救你们只能活活饿死,如何选择,如何选择?”

看着前田惊慌失措泪流满面的样子,平野十分揪心却什么都不能做。

别哭,只要不哭我什么都给你。

鸣狐和小狐丸大人冷漠而柔情的注视着显示屏。

“别戏弄我啊!”

小狐丸的故事早已成了传说,他的骄傲也不允许他接受这样荒唐的事,而鸣狐真真切切的在屏幕另一端,眼神柔和一如往昔。

“不要怕,”鸣狐把平野拉到怀里,“我们一起按下去。”

“一起!”小狐丸单手抱着前田,“都不要哭。”

“3,2,1——”

小狐丸却没有按下去,只是微笑的看着显示器。

“前田藤四郎,你伯父很少出现这样的表情呢,抓紧我!”

他料得到,这是掌控自己命运的按钮,毫不犹豫的按了下去。

平野,你要接着我呀。

这是前田失去意识前最后的一句话。

——————

从机器上爬下来惊魂未定的粟田口家几人和小狐丸把主公好好修理了一番。

人性测试,新开发出来的全息游戏,进入游戏的时候所有人都不记得这是游戏,全程录像并上传,在危急关头的真实反应被准确记录下来,的的确确具有参考价值。

他们通关了,没有人背叛,逃避,而是选择了信任,陪伴,守护,一往无前的面对生死。

他们在游戏过程中说的几句话,被主公刻成了光盘欣赏。

这次,换我守护你。 ——骨喰藤四郎

我们出来,一起回家。 ——鲶尾藤四郎

是你的话就一定有办法的,去吧。 ——一期一振

无论是谁,只要为了同一个理由战斗,我就不能看着你倒在我的面前 。 ——药研藤四郎

别哭,只要不哭我什么都给你。 ——平野藤四郎

你要接着我呀。 ——前田藤四郎

不要怕,我们一起。 ——鸣狐

都不要哭。 ——小狐丸

然后主公又被修理了一顿。

【睡前童话】睡不着的童话(CP多)

送给@墨长霄tromj 小天使,谢谢亲爱的画给我的头像,非常非常好看,希望自己也能像小天使画的那样好看。

一药,石青。

OOC
——————

一个天使睡不着觉,缩在床上抱着熊,天使住在本丸,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哄他们的天使主公睡觉。

隔壁的堕天使蹦过来,要给天使讲故事,本丸的大家也想帮忙。

于是他们就成了堕天使故事里的主角。

第一个故事:

从前有个美人青江,他总是用头发挡着一只眼睛,困了就在墙边打个盹,然后白天补觉。

小朋友们担心青江熬不住,给他送了棉被和抱枕,可是他不要,因为没有他,孩子们就会做噩梦,青江最喜欢守护孩子们睡着时那甜甜的笑脸。

青江终于因为缺少睡眠生病了,他在孩子们的调理照顾下终于恢复了健康,决定独自一个人杀掉导致孩子们做噩梦的妖怪。

他走过三途川,踩到了彼岸花,又坐着小船儿划过长长回忆的河流,终于见到了妖怪。

妖怪是出身名门的束发侍女,生前患了很严重的强迫症,总要把一切发髻都打理成油光水滑的丸子头,她在第一次见到左文字家三兄弟的时候,切腹自尽了。

于是妖怪要青江留下来给青江扎头发,青江不肯,妖怪威胁他,如果不让她打理头发她就不开心,不开心就要出去为非作歹。

青江不喜欢别人碰他的头发,但是为了孩子们,他打算忍了。

女妖怪刚刚解散开青江的一头秀发,前来救青江除妖师就赶来了,看着青江的绝色双眼忍不住动了心,告诉妖怪他要和青江一起留在这里。

可是这样妖怪家里就变成了三个人,不是偶数了,女妖怪不开心,她要出去让孩子们做噩梦。

但是她一睁眼,看到了石切丸完美的发型,为之陶醉,这才是最美的头发,一丝不苟,不多不少,相比之下青江根本就不需要留在这里。

妖怪想杀掉青江和石切丸在一起,结果被他送去了左文字家。

石切丸背着睡得香甜的青江一起回到了村子,孩子们都很高兴,所有人都不会做噩梦了。

————

第二个故事:

从前有个可怜的小王子,必须努力工作才能养大弟弟们,因为很小的时候出巡遇到地震,孩子们和国王王兄都失散了。

这个小王子从来不以王子自居,每天打柴做短工打听皇宫的消息,直到有一天被皇叔的女管家雇佣了。

女管家在城堡外有个很华丽的家,小王子悄悄的向女管家打听叔父的消息,却被打骂了。

因为小王子小小年纪就长得精致可爱,女管家想要他当自己的宠物,可小王子不干,他一定要带着弟弟们回王宫。

小王子的叔父总是带着只狐狸,狐狸跑到了王宫外面,新国王一期一振为了不让叔父担心,亲自骑着电瓶车去追狐狸,鬼斧神工的就到了女管家的房子。

女管家担心可爱的小王子会被国王带走,就把他打扮成了医生的模样,穿着白大褂的小王子被塞在箱子里,一旦被发现,女管家就会告诉国王这是她的私人医生,看不可描述的疾病的。

一期国王什么都好,就是脸黄,一听医生可以治疑难杂症,马上就把小王子揪了出来瞧病。

小王子不会瞧病,但是国王长得实在是太好看,小王子忍不住亲了一口,国王从来没遇到过这么直接的孩子,太多红着脸的女人让国王厌烦,直接把小王子虏进皇宫做皇后。

弟弟们终于回了家,小王子也想起了自己的名字。

药研藤四郎,是王兄一期一振最喜欢的人。


堕天使讲完了两个故事,天使听的目瞪口呆,一期搂着药研回去睡觉了,石切丸和青江一人一边坐在主公的门口,他们都在感叹还好主公是个天使,不会讲奇奇怪怪让人睡不着觉的故事。

【求头像】求助各位大神

想换个头像,哪位大神可以帮忙画一个。。。当然回报就是文章和手工做的一些头饰。。。揪耳朵求头像,什么样子都可以,头饰大多数是日风流苏绉布樱花什么的。。。